以心传心

我对你 你于我 无需说出口

© 以心传心 | Powered by LOFTER

【全员/世界联赛日常】HOT THREE WEEKS(3)

x 世界联赛梗,日常片段文

x 画风莫名其妙,懒得考据了怎么方便怎么写

x 叶总攻倾向,大家看起来都有那么点儿,一定要说的话是叶喻,其他看心情

x 二设遍地走,妄想满天飞

x 看到任何剧情都不要觉得奇怪

------------------------------------------

tag太难打了

别人的蜡烛是这样 

小周点给黄少的蜡烛是这样 



3

第二天——严格来说是喻文州倒完时差,能够正常处理事务的那天早上——果然有人跑来说要换房间。

“队长,换房。”

喻文州猜到谁可能要换,但他没料到第一个开口提这事的是周泽楷。

楚云秀坐在旁边的那一桌和苏沐橙聊着某些只有墙外可以收看的剧集,李轩看上去是在刷微博,耳朵恐怕也是听着的。这一桌的黄少天和张佳乐兴致高昂地扯着电子游戏。唐昊坐在孙翔和方锐中间,吃着吃着皱起了眉头。肖时钦挨着王杰希,大概是在讲打法技术上的事。张新杰一个人坐了一张台子,以他惯有的方式吃着早饭。

周泽楷过来的时候叶修不小心露出想逗对方玩的样子,喻文州撞了下他的胳膊这才收住。领队没有领队的样子,出了国门就想着戏弄乖巧的后辈,太不好了。

喻文州翻开笔记本。

嗯,纸质的,不是那个笔记本。平板确实方便,但有些事好像没必要动不动就拿个电子终端记下。倒时差的大半天里,喻文州把事先打印好的、记着琐碎的事项的纸拿出来,贴在笔记本里面。换房他是早就料到了,从来没有同队过的一群人,生活习惯各不相同,一上手就住得舒坦怕是不太可能。

喻文州问:“小周要和谁换?”

周泽楷却像突然哑了火,半天也没开口,转头去看方锐。

肖时钦停下不说话,李轩的眼光也飘了过来。

“不是我。”周泽楷说。

喻文州不禁皱眉。难道是孙翔和谁闹不愉快了,小周出面调解?

他看着房间安排表,又觉得不应该是这种事。

孙翔的房间,左边是周泽楷右边是王杰希,一边是队友一边是他不敢戳的人,能有什么矛盾。

他只得抬起头,试图从周泽楷的表情里解读出更多的信息。

喻文州知道粉丝对他们这些正副队长、主力选手的脑补和主流人设,他倒希望小周脑袋上能有一撮可以表达心情的呆毛。

周泽楷沉默地看了张佳乐一眼,又朝张新杰那边投去一个意味不明的眼神。黄少天有点烦他这副说话不干脆的样子,低着脸做怪表情,被叶修看在眼里。

“他们两个换。”

荣耀第一神枪终于表明了他的意思。

可是别人懂不懂就是别人的事了。

喻文州无法,只好继续看那张平面图,琢磨周泽楷的“战术意图”。这时唐昊起身,不太高兴地端着盘子要走。

“小唐你就吃这点?”叶修眼尖,发现他剩了许多,“出国了胃口变得比妹子还小啦?”

喻文州想,这真是多余的玩笑。

“难吃。”

唐昊忒简洁地丢下两个字,走了。

方锐拨弄着盘子里的食物没说话。


喻文州研究了一分钟,终于从房间安排里看出问题了。

“少天,你的PSP和DS,等下拿到我房间来。”

“唉队长,这和我有什么关系?”黄少天目光灼灼地看过来,“周泽楷说要让张新杰和张佳乐换房间,和我有什么关系呀?”

喻文州看了眼他身旁的张佳乐,中性笔在纸上点了两下。

“你们俩打联机,吵到张新杰了吧?”他口气有点严肃,转过去看了眼受害人。

张新杰刚吃完,对这边的对话兴趣缺缺的样子。细看能发现他脸色不是那么好,简单来说就是没睡好的面相。

“你们俩的房间刚好把张新杰夹在中间,因为聊天打联机或是别的什么,你们需要经常进进出出、开门关门,声音可能比较大。张新杰本来就是作息特别规律的人,因为体质的关系倒时差比一般人难受。你们动静太大,弄得他没睡好不算,连对面的小周都有点烦到了……少天,你看我说得对吗?”

黄少天自觉理亏,缩了缩脖子没说话。楚云秀压低了闲聊的声音,明显是在听这边。李轩不经意间和方锐碰了碰视线,其实黄少天和张佳乐的动静也有干扰到他,但他带了耳塞和安眠药以备不时之需,又不像张新杰那么作息规律,忍忍也就过去了。

喻文州抬头说:“我能问吗。为什么小周你会提出这事?”

“我本来以为可以克服。”

代替周泽楷回答的人是张新杰。

其实这是自己的失职,喻文州想。

他们这十几人,作息和体质都不一样。喻文州那天收拾妥当就是一通好睡,中途不是没有醒过,但都没赶上黄少天张佳乐动静大的时候,自然也不会知道张新杰和周泽楷不堪其扰。孙翔去唐昊房间打游戏吃零食,也和黄少天张佳乐的出没时间错过了,不然也不会轮到联盟著名的无口帅哥周泽楷来提。

“我也没有想到。平时习惯了。”

张新杰看出喻文州的思量,纹丝不动地说。

楚云秀和苏沐橙都看着张佳乐,好像在说你到底也是前辈,平时怎么对人家的。

不过也就是看看。张佳乐性格活泼、画风年轻,在座的都知道,连喻文州有时候也会错觉张佳乐和他是同一年出道的。

他嚼了遍张新杰话里那个“也”字,和身旁的叶修交换了一个眼神。

“没有及时发现这件事,是我的疏忽。这里的人以前没有在一起住过,而且要住大半个月,生活习惯上肯定有各种不适应、互相冲突。我们这次出来不是拍广告做活动,是打比赛争冠军,就算是生活方面的小事细节,也可能影响到竞技状态。我还是想说,大家有什么不舒服、感觉别扭的地方,不要憋着不要忍着,一旦感觉克服不了化解不了,尽快告诉我。

“我们不但是队友,也是认识几年的朋友,于公于私我都希望你们不要客气,有问题就来找我。不要不好意思怕伤和气,也不会有人觉得你小气。在比赛成绩面前,这些都不重要。我也会在能力范围内帮你……至少这件事,我还是做得到的。”

喻文州这番话,最后落在一个有点微妙的点上。

楚云秀第一个转过脸,没事人一样接着和苏沐橙聊美剧。其他人也动了,各自干起自己该干的,吃完的都收盘子走人。方锐瞄到孙翔也剩了不少,从后面追上来的周泽楷倒是吃得很干净,他想唐昊是对的,真的不好吃。

王杰希起来和张新杰商谈起什么事,肖时钦看了眼这边,也凑到他们那里去。

黄少天连声认错,表示愿意交出游戏机专心备战。张佳乐反应没他那么大,但也认识到自己给队友带来多大麻烦,被叶修揪住抬杠了两句才放他走。

喻文州叹了口气,在笔记本上写下换房间的方案和理由。刚才说话的时候看着挺镇定,其实他心里有点发窘。喻文州便是没算到那两个画风活泼的人能折腾到张新杰睡不好,而且这件事还是被周泽楷点穿的,总以为自己对这些老对手挺熟悉了,看来并非如此。这样一群人聚到一起,发生什么都不会意外。


后来喻文州把张新杰和张佳乐的房间交换了一下,刚好几位战术大师成了对门或是邻居,开小会什么的特别方便。

回国后黄少天每次提起这段经历,都会特别正经地说那是一片不可侵犯的魔之领域、住着五个大心脏之类之类,附上一个特别丧病的表情图片。

叶修经常不声不响地在他后面跟个叼烟的默认表情,然后黄少天就会收获二十根以上蜡烛。周泽楷从方锐那里拿到七彩蜡烛动图,每次黄少天被群嘲,别人点一根,他都会点一排。


tbc

评论 ( 31 )
热度 ( 18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