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心传心

我对你 你于我 无需说出口

© 以心传心 | Powered by LOFTER

【全员/世界联赛日常】HOT THREE WEEKS(5)

刷了很大一段叶修的内心想法

刚注意到叶修生贺活动,那段解读也算是尽下心意



5

晨会结束的时候叶修叫喻文州待会儿到他房间去一下。

喻文州正在重看记在本子上的会议要点,听他这么一说,摇着中性笔蹭蹭地打圈,抬头道:“好啊。我也有事想和你单独谈谈。”

这边说好了,叶修转头要走,就看见楚云秀和张新杰站在门口认真地说着什么,前者的视线还不时地往这儿飘,也不知道她在看哪一个。

叶修若无其事地往外走,经过他们俩的时候也没打招呼,径直穿过那扇门。已经走出去几米了,还能感觉到有个人的目光黏在自己背上。想那么多干嘛呢,叶修想。

不过,能控制住不多想也不是张新杰了。


回房后叶修开了电脑连上局域网。喻文州一会就来,他先用零碎时间看会资料,顺便整理一下思路。

没过太久,果然有人来敲门了。

“门没锁。”叶修点点鼠标,不高不低地应声。

桌上有一盒刚拆的棒棒糖,他随手拿了一支,放在右手边空出来的位置。

“领队,我进来了。”

结果喻文州一进门就和他玩这种把戏。叶修听在耳里感觉不是滋味,咔嘣一下把含在嘴里的糖球咬成两半。

“是喻队啊,进来进来。对了帮我把门锁上。”叶修故意用有点暧昧的口气说。

可是喻文州没听他的。他手上拿着平板和笔记本,还有笔和其他一些东西,要说没法腾出手锁门吧也不是完全不能,就是麻烦点。毕竟锁门不是关门,关门可以用脚用背用屁股,锁门就必须用手指了,连手肘和手腕都不行。

喻文州只是把门关上,走过来把东西放下。看到那根落单的棒棒糖,他笑着问:

“这不会是给我的吧?”

叶修抬抬眼皮,去旁边拖过来一把椅子,招呼喻文州坐下。

“是啊。你不要可以给少天。”

“还是我自己吃吧。”喻文州拿起棒棒糖,放到笔记本旁边,“少天不喜欢这个味道。”

“好了,我们来谈正事啊。”

叶修在电脑上操作了两下,正在组织语句,眼角的余光却瞥见喻文州把一张卡片推到他面前。

“你这什么意思?”叶修问。

喻文州只是微笑,并不直接答他。点在账号卡上的手指,姿势有点凝重,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做出这个动作。

叶修装没看见,继续对着电脑屏幕。

那东西他怎么会认不出,蓝雨的核心账号索克萨尔。


君莫笑他是特意不带的。

之前走的时候是真走。不甘心就这样离开荣耀,走进最近的一家网吧,就那样认识了陈果和唐柔,后来还遇到各式各样的人,也从各种渠道物色到了合适的人,从头拉扯起一个公会一支战队。挑战赛胜出重回赛场,嘉世最终成了那个样子,但是还有邱非,有人会和他走一样的路。然后是常规赛,各种问题各种困难各种挑战,都一个个克服了消化了。这一年的全明星有点意思,打得跟玩儿似的,痛快;季后赛,不原谅失误不怜惜眼泪,想赢就要拼,和他的新伙伴们一路披荆斩棘,赛场上的老面孔新面孔还历历在目,那些人也变了,也没变,大家的心都是一样的。最后的6.5秒打完,脑子里甚至有点空白,自己再一次站到了顶峰,上岁数了也好曾经状态下滑也好透支精力也好,他得到了,职业生涯中的第四个,也是涵义最丰富最沉重的一个冠军。

——叶修那时候真的觉得,他已经没有遗憾了。

所以打包回家的时候他连那些初版小号卡都没拿,想要实现的东西已经成了现实,想要证明的东西已经呈现在世人眼前,他追求到了自己想要的,他也终于和一班真诚的队友站在聚光灯下共同举起奖杯,没有顾虑地接受人们的祝贺和喝彩。“实”也好“名”也好,表面的东西也好实质的东西也好,精神性的理想层面的东西也好,物质性的现世意味的东西也好……他已经得到了一切,得到过一切。

所以这次,他可以放下一切,放下荣耀,干净超然到近乎绝情,抽身离开。

他哪会想到,过去这么多年,父亲竟然认可了打荣耀这件事的价值,又将他推回女神的怀抱,推向那个他再熟悉不过的、虚拟但不虚假的世界。

这个转变来得太突然,感慨之余他也曾想过要不要带上君莫笑,结论还是不带。

他要做的并不是亲自上场打拼、赢得荣耀,而是整合他的那些老对手老朋友,将这个从未有过、梦幻到近乎虚假的阵容,调整为一个能打能拼、有机运作、经得起实战考验的超级战队。他在这里的价值,不是代替其中的某一个或是某几人,而是将他们的天赋、经验、技术、意识统和重组,打造出一个新的团体。他所站立的地方应该是台下、幕后。

这是一个全新的位置和角度,一种全新的体验和过程。人或多或少会依赖自己习惯的做法和角色,但是他不想走老路。这次重返荣耀几近二度新生,他喜欢尝试新的、有趣的、更难的东西。所以他不带一张账号卡来,既是不给自己退路和逃避的方向,也是不给他们退路和借口。

集训营第一次碰面会的时候他就说了,不要指望他会上场。话是这么说,人心不是电脑,不是设置好一条规则、启动程序,就能一直运行下去,一切皆为合理,一切只为“合理”而动。叶修可以感觉到他们的顾虑,或者说某种非常复杂难解的情绪。他并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化解这种微妙复杂的氛围,只能试着尽可能降低它的活性,不要触发它、激化它。要带好队伍,最重要的是协调好大家的思想情绪。人心稳了,团队才能走远,才能出成绩。

他在集训期间就想过,有什么主动积极的方式能够降低他一个24职业全精通的“前”大神——这真不是谦虚——在这样一个精英队伍里可能造成的负面影响,无奈人的精力有限,试错的风险也有点大,叶修暂时没想到好的办法。

这件事他并没有和喻文州商量过。他知道外界对喻文州担任队长这件事就可以有各种奇妙的非议和刻薄,韩文清和王杰希两种不同层面的拒绝制造了足够的话题性,说喻文州是顶着压力上任也不算太夸张。

另一方面则是,叶修在这个团队中,这件事本身就对喻文州形成了一种压力。在他本人不愿意的情况下,他成了喻文州的压力来源。喻文州作出的任何决定,都会被人拿来和其他队长级选手作假设作比较。而他这个国家队领队、“战术大师”之首,在季后赛中和喻文州单挑过,沉沦又复出、四冠在身的大神级人物,更是不会被放过。

即便不论私交和偏爱,叶修也觉得喻文州是足够聪明的人。这样的关系,这样微妙的张力,他认为应当慎重细致地对待。却不想,第一个捅破窗户纸的人,正是人尽皆知的“手残”,在场上比牧师更容易被集火的指挥,被人恶意嘲讽为雅典娜的喻文州。


“领队,我觉得你应该熟悉一下我的账号卡。”

喻文州微笑着,以一种不容忽视的、柔和中带着强硬的语气对他说。

“——为了应对比赛中最极端最不幸的意外情形。这是我身为队长的请求。”

评论 ( 43 )
热度 ( 17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