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心传心

我对你 你于我 无需说出口

© 以心传心 | Powered by LOFTER

【全员/世界联赛日常】HOT THREE WEEKS(6)

这章开始是重点情节,目测争议比较大,大家不要骂人

前几章的伏笔差不多可以捡起来了



6

“你就请求这种事?我怎么不知道蓝雨的队长是随随便便就可以把账号卡借给外人看的人?”

叶修不大高兴地挑挑眉,也不去碰索克萨尔,看向喻文州的目光带了一点轻蔑。

顿了顿他又说:“还是说,连你自己都觉得自己不行,干脆主动求我代替你上?我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啊。”

这次的语调有些刻薄,说话的时候也没有正面直视喻文州。

新上任的国家队队长对于这样的侮辱不为所动。显而易见的激将法,预料之中的反应。喻文州知道叶修怎么想,也猜到他会这么说,但是他也有自己的理由。

“这不是不战而逃。”喻文州平静而坚定地说,“想要的东西必须自己争取,面对挑战和困难我不会低头。你知道的,叶修。”

是是,我知道。

叶修一边想着一边将屏幕切出重要的程序,先把光标移到无关紧要的位置。

喻文州这么坚决的态度和这个正攻直击的做法,真的在他意料之外。

从表面上看,国家队现在的配置中最适合他的账号卡是一叶之秋,应该也有不少人期待孙翔出个什么意外、叶修代替他上场,“斗神”降临世界的舞台。但是从团赛指挥的角度看,会被人用同样的思路套一遍的,自然是同为战术大师的其他四人。王杰希那边,期待他甩掉包袱、不做指挥专心输出、重现魔术师打法的人很多,叶修自己也有这个意思。张新杰是治疗,手速在全联盟中排名靠前,又有值得称赞的低失误率,不会有人幻想让叶修代替张新杰。剩下的肖时钦和喻文州,都有比较明显的短板和缺陷,也都不适合PK赛。群众的八卦之心总是旺盛的,荣耀圈两大舆论特产,“理性讨论”和“如果-就”,外界是怎么看他们的,选手本人怎么可能一点不知情,更何况肖时钦和喻文州好像还会主动去看那些言论……

“我知道,但是你能不能别给我出这种难题。”叶修无奈道。

喻文州这个做法,就和集训第一天他公布自己被任命为队长的前因后果是一样的。明明他才是有点尴尬的那一个,却由他自己先说出来了,态度自然语气诚恳,实在很难下手再为难他。

叶修想,喻文州绝对是知道自己会拒绝,才会用这种方式把这件事亮出来。面对这样一个谦和坦荡的人,连故意说重话刺伤他都成了对良心的考验。

第一回合叶修败下阵来。

他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右手离开鼠标,整个人转过来,面朝喻文州道:

“先不说我有没有权力这么做,你不如说说你的理由?这可不是小事。”

“你可是正处级啊叶神。”喻文州狡黠地笑了笑,“不要说我主动上交,就是你强行征用我也没办法拒绝不是吗?”

叶修暗暗咋舌。这个时候倒是把行政级别和权力结构拿出来了,说得好像与其等着被人命令,不如自己主动送上门一样。所谓的“先发制人”,指的就是主动采取行动则有可能占据优势,哪怕他本来在那件事中处于劣势,“先发”不就是为了“制人”。

叶修看着笑眯眯的喻文州感觉不太好。

“工作时间,严肃点。”他说。

“我一直很认真啊,叶神。”

文州。”

叶修赶紧祭出最后的武器制止他。

喻文州既然敢主动提出让他用索克萨尔,必然是做足了准备,包括如何从大义到私情说服他。再要在人称上这么缠绵暧昧地玩下去,连叶修都没把握完美驳回他这个危险的提议。其实这件事是对喻文州比较不利,于公于私叶修都不能看着他自己往火里趟。

喻文州你看看你,刚才刷的苦情值和大义凛然都到哪里去了,哪有你这样上赶着往炮口上扑的。

“能不玩儿心脏对决了吗?时间宝贵啊文州同志。”

叶修稍微有点无力地说,稍微。

“能。你听我把话说完再发表意见就好。”喻文州露出温和的微笑。刚才的心理战是公私牌混出,目前来看是他赢了。

“我知道你不同意,但是,听我说完。”

喻文州重复了一遍,这次听起来倒真有种“请求”的感觉。最开头的那句“这是我身为队长的请求”,如果和他说话的不是叶修而是别的什么人,听起来绝对是嘲讽。就因为谈话对象是叶修,喻文州才会用那样的说法。

叶修感慨地想,看这样子他是铁了心了,明知道这样做有风险,万一捅出去搞不好会身败名裂,却还是执意要这么做。人不能这么自毁走钢丝,除非他觉得那个目标值得付出这么多。

喻文州主动提出让叶修用索克萨尔,追求的无非是两个字。

荣耀。


“首先我得声明,我的提议仅仅是让你熟悉一下我的账号卡,不代表我希望你替我上场,更不代表我会特意制造机会让你替我上场。这是不可能的,你比谁都清楚。先不说目前为止我还没看出哪个对手强到非你不可、靠我们这些人都赢不了的地步,就算真的有,我也会自己上去打,而不是跑来求你替我。就算最后被打得破破烂烂,很难看地被人送下场,我也不会临阵脱逃,更不会把胜利的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

叶修盯着喻文州,像这样坦然诉说内心想法的模样在这个人身上可不多见:挺胸立腰,正视前方,平和的语调中包含着几丝热切,坦然的目光里闪烁着无法动摇的信念和自我主张。叶修不禁想,这样的喻文州,其实比黄少天更加明亮耀眼,只是很少有人能看到。因为性格的关系,他总是表现得温和而淡定,对自己的缺陷和失误毫不避讳,理智过于强大就会显得一个人感情淡漠,但喻文州不是有些人想的那样。

叶修庆幸,他能看到这个人闪闪发光的样子。

“所以你的意思是,以防万一?”

“是。一方面这次走出国门,对所有人来讲都是客场作战,细节上的小问题,无论是比赛方面还是生活方面,大家都会遇到。但是这些小问题、不适应会不会积累成一个大的障碍,或者触发一个直接性的严重问题,谁都说不准。另一方面,这次邀请赛的比赛周期和国内联赛不同。我想你应该看过了,赛程比较密集,同等程度的疲劳,不可能用同样的时间去消除。以及,正因为赛事密集,复盘和观察对手的计划周期也不可能和在国内时一样,这些都需要我们积极主动地调整。还有一个方面则是,我不单单是选手,同时也是队长,我必须分出精力去应对处理一些比赛之外的事,我对大家的公开言行和人身安全也负有责任。

“这三样加起来,再加上一些小概率、不可抗力的意外,我不敢百分百地说自己能够保持全满的状态从头打到尾。万一突然有了空缺要怎么办,难道我一点准备都不做吗?这不是表演赛,也不是常规赛、季后赛,你知道这几场比赛的分量。也正因为它相当重要,我希望能做好万全的准备。当然你也可以根据我们的状态调整每一场的出战阵容,但是如果,万一,就是出现了需要我、而我却因为客观原因无法上场的情况,我不希望保持那样的空缺去迎接对手。尤其是这样的事如果发生在赛程的后半,对整个队伍的影响会很大。好不容易磨合好的团队协作,却因为我不在而临时变更作战方案,如果最后因为这个输掉比赛,我会非常遗憾。

“如果是身体方面的原因导致我不能上场,也是同样的道理。要是真的病到没法正常发挥,我不希望留在场上拖大家的后腿。带病坚持参加比赛是一种精神,但是在有替代方案的情况下,在有更好更优化的方案的情况下,我宁可退下来。我可以错过那一场比赛的胜利和它带来的光芒,我不想让我的队友打得难受,还要分心顾虑我,我更不想因为我个人的逞强而让队伍和冠军失之交臂。这不是个人荣誉名誉的问题,我们代表的是一个国家。

“所以,所有事先可以预判到的漏洞都要尽可能堵上,必须针对各种重要的、关键性的意外情形提前做好准备,留好后路,真的发生什么了也可以不慌不忙地应对。你是最合适也是唯一的人选,我想这点不需要我来说明。”

叶修就照之前说好的,一直没有打断喻文州的话。他的想法果然和自己预计中一样,许多问题也是可以料想的。可是喻文州这番话透露出的某种心态,却让叶修感觉有点沉重。

他咽下化得差不多的糖球,舌尖上已经感觉不到甜味了。

“喻文州,你就这么想赢吗?”等他说完,叶修静静地问。

“想。”喻文州肯定地说。

“想赢到了不惜把自己当做零件来对待的地步吗?”叶修接着问。

喻文州微微愣了一下,随即露出和他一样的苦笑。

“用张新杰的风格来说的话,我们在你手里本来就是待组装的零件,而我恰好是缺陷最明显的那一个。”

“你这样拖张新杰躺枪他知道吗。”

“回头我会告诉他的。”喻文州从容道。

“你啊。”叶修无奈,“从外表看,根本看不出你是这么执着热烈的人。”

“没有求胜心是当不了好选手的。”

“也是。没那个心思也不会来做职业的了。”叶修说。

也许是一次倾诉太多内心的真实情感,喻文州有点不好意思地移开目光,暧昧地点了点头。

叶修正想过了这个支线话题,继续往下谈正事,对面的人有些感怀地开口说:

“如果没有远大的目标和强烈的企图心,像我这样的手残又怎么会站在你们这群天才中间呢。”


tbc

评论 ( 41 )
热度 ( 20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