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心传心

我对你 你于我 无需说出口

© 以心传心 | Powered by LOFTER

【全员/世界联赛日常】HOT THREE WEEKS(7)

依旧是有争议的情节,意见不合不要骂人

本章苏喻队苏得比较用力^////^



7

喻文州的态度这么坚决,理由和心态也阐述得很清楚,从道理上来说叶修没有同等的大义名分可以驳回他的提案。但是,这不代表他会立刻被说服。

“你这么做,你们老板知道吗?”

沉吟片刻,叶修问了一个相当实际的问题。

喻文州点头:“知道。我动身去集训营之前就给他交了申请。就像张新杰说的,账号卡是战队资产,我不可能擅自用它做这种事。”

叶修面上不动声色,捉出这句话的关键点问:“那他同意了吗?”

“你说呢?”喻文州笑着反问他。

叶修感到一阵微妙的吃瘪。喻文州不会做罔顾原则、越权逾分的事。哪怕他的想法乍听很大胆,想法背后的理由却可以做到逻辑自洽,实现的手段也是细致周到的。

“别跟我打马虎眼啊。同意了还是没同意,要有正式的东西能证明。”叶修口气正经地说。

喻文州眨了眨眼睛,一副我知道你会这么说的了然神情,把IPAD放在腿上操作起来。

“就算打了那么多次,看也看了那么多次,技能怎么加点能估个八九不离十,可亲自用账号卡登录看毕竟是两回事。况且还是你主动交给我,这事的分量……不用我说?”

到了这一步,叶修还是不太情愿。喻文州这个做法等于将他们两人都置于一个危险而又微妙的境地。要不是他和对方相识多年,充分信任他的人品、了解他的性格,叶修完全可以怀疑喻文州是不是故意设了一个套引诱自己往里跳。“蓝雨队长主动将核心账号卡交给外人查看机密资料”和“前荣耀选手利用国家队领队的身份强迫蓝雨队长交出核心账号卡查看机密资料”,前者足以毁掉喻文州的事业和名誉,后者则能够轻易地让叶修身败名裂,而且是再度。为什么一定要做这么危险这么敏感的事,叶修不是不明白;喻文州在这件事情上下了多大的赌注,他更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他赌的是叶修的品格,自己的职业生涯和名誉,以及他们之间的感情。

叶修想,如果他脑子反应慢一点就好了。

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懂这个人呢。

如果不懂的话……就不会那么喜欢了吧?

其实叶修有点生气,对喻文州这个自己往泥坑里跳不算,非要拉着他下水的做法。喻文州对自己那么冷静透彻、狠心绝情的同时,其实也把他的人品、名誉和感情放到无形的天平上。他赌的是人心,公平规则善良,和对利益胜利的追求。喻文州不仅赌了自己的,也赌了叶修的。

他看着喻文州在IPAD上不慌不忙地划拉,调出一张图片,放到合适的大小,然后转个方向,端着平板递给他。两个人的视线自然而然地撞到一块,指尖划过手心,凸起的骨节和微凉的皮肤,尔后是金属的质感和重量,叶修忽然对他没了火气,面对这样的喻文州,他没法真的责怪他什么。

他是很好的人。他喜欢他。

“你看。”喻文州说,“我交了情况说明书,老板在我们离开北京之前把批复的扫描件传给我了,就是要给你看的。这事关系重大,我特地跟他说要手写。”

叶修低头看着屏幕上映现的图片。蓝雨老板的笔迹他也算见过,和印象中的合得上,右下角还盖了一个公章以示文件的效力。手写内容大致是说,允许喻文州将索克萨尔借给叶修,包括作为事前准备的登录和试用,以及极端情况下使用它参加比赛。谨慎起见,叶修在心里把这一页上的文字翻来覆去读了三遍,抠字眼到连标点都不放过,确实找不出漏洞和陷阱,授权范围写得相当清楚。

“你还真是准备充分啊。”叶修抬头看着喻文州,感慨地说。

有这份文件在,他真的没有拒绝喻文州的余地了。对方已经充分阐明自己的动机和主张,也清楚无误地将这件事的规则写了下来,还拿到了账号卡所有者代理人的授权,喻文州已经在道理上给叶修铺平了路,只看他本人愿不愿意去做。

年轻的国家队队长笑了笑,温和地说:“领队再考虑一下我的请求吧。”

“别叫领队啊。”叶修无奈道,“你一这么叫我就抖,多生分呐。”

“一层关系是一层关系。”

“赌我的人品,喻文州你胆子也太大了。”

叶修苦笑,把平板还给他,两个人的手重叠在一起,停留的时间似乎有一点点长。

“我一直很信任你啊。”喻文州把IPAD放到桌上,笑着回他,“嘉世那个时候也是。”

叶修眼神闪了一下,没说什么。

当初他从嘉世退役,那些内情完全没有向喻文州提起,也不怎么联系。就算后来真相大白了,叶修也不曾主动向喻文州解释什么。作为恋爱对象,他这样做实在有些说不过去。但是喻文州从来没有怀疑过他,同时也以一种中立客观的姿态,低调柔软地表达自己的立场,含蓄地支持叶修。

“真亏你老板能同意。”叶修说。

“是啊,深明大义。”

“还不如说你特别会说服人。”

“有吗?”喻文州笑。

“有。”叶修的目光终于重新正面对上喻文州,“唉我多问一句,你的情况说明写了几页?”

“四页吧。不过不算多。我打赌有个人比我写的多一倍。”

叶修不解地看着他,心里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但他决定装作没察觉。

“那么你是同意了?”喻文州试探地问。

没法不同意啊,叶修苦笑着想。

理由充分,动机合理,逻辑自洽,符合规则,权责分明。与其祈祷喻文州没病没灾、不累不倒、活蹦乱跳,坚持到最后一场,还不如早点开始熟悉索克萨尔的技能和加点。听天命的前提是尽人事,防微杜渐、细致周到,多一手准备总不会错。

叶修盯着显示器旁的那张账号卡,感觉既熟悉又陌生。喻文州没有催他,做还是不做,只能由叶修自己来决定。

沉默片刻,叶修说:“我有拒绝的余地吗?”

“似乎没有了吧。”喻文州说,“未来不是百分百一定会或者不会怎样,但我们可以做好百分百的准备来迎接它。”

“你这个技能点在手速上该多好。”

喻文州假装委屈:“叶修你知道慢工出细活这句话吧。人的天赋专精是有限的,被动技能我也没法砍掉不是吗。”

叶修弯了弯嘴角,手指伸向蓝雨的账号卡。

“照你这意思,要是人也能像账号卡那样洗点,你会把别的特长加到手速上?”

“不会。”喻文州微微偏过头,笑着回他。

他回答的速度太快,以至于叶修一瞬间有点动摇心底多年来对喻文州的认知。

而且还不是那种有转圜余地的措辞和语气,那么肯定,一点犹豫和考虑都没有。

难道他不介意自己的天赋和手速吗,既然他对荣耀那么执着热切……

“那样就不是我了啊。”他露出一个柔软、欣慰的笑容。

“手速快的喻文州就不是喻文州了。我很喜欢现在的自己。虽然有缺陷,虽然挣扎努力的样子在有的人眼里很难看,但是我在这片舞台站到今天,能够认识你们,能够成为现在的喻文州,已经让我满足。我不认为那样篡改过重启的人生一定会比现在更好。

“人要是有那种想法,他是走不远的。你说对吗?”

叶修默然。

看来自己是问了多余的话。

喻文州就是这样的人,他早就知道了。只是这个认知埋在心底太久,思维的触觉长久不碰触它,意识层面的印象变得模糊。

不过像这样,由他本人亲口说出来,自己也会再一次、鲜明而强烈地铭记这个事实,记住喻文州那显而易见的缺陷和温和淡定的表象背后是一个多么坚韧自强、不卑不亢、执着热烈、心怀高远的人。

叶修的手指落在账号卡有些被磨损的表面。陪伴这个角色最久的人是喻文州,想到这个叶修心里就升起一丝不合时宜的喜悦。

工作时间,严肃点,他提醒自己。

一阵有规律的敲门声驱散了泄露到叶修意识表层的私人感情。喻文州对此并不意外的表情成了某种信号,叶修的头脑迅速切换到“心脏对决”模式。

“差不多是该来了。”喻文州笑笑,起身离开。

叶修忽然觉得,战术大师齐聚这个阵容也有麻烦。

“领队,队长,我有事要和你们谈。”

门外传来张新杰的声音。



tbc

评论 ( 35 )
热度 ( 18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