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心传心

我对你 你于我 无需说出口

© 以心传心 | Powered by LOFTER

【全员/世界联赛日常】HOT THREE WEEKS(8)

趴在地上想了想,这章其实应该算叶张喻。喻张、叶张之间的互动太隐晦,打tag好像会被讨厌,就标一下明显的叶喻吧



8

叶修看着喻文州走过去开门的背影,努力想要装死。什么细节捕捉什么同类的直觉,他不知道,他什么都没有预读到。

开门后张新杰简短地朝喻文州点头,就往叶修这边笔直地走过来,一看就是专程来找他的。

“你不锁门就为这?”

叶修抓了抓头发,赶在张新杰开口说明来意之前,先回敬了喻文州一下。

张新杰脸上完全没有动摇和窘迫。被叶修看穿他和喻文州事先有“预谋”,这对他接下去的行动似乎没什么影响。

喻文州把门关上,笑吟吟地回他。

“总不能让领队开门吧。我只是怕麻烦,等我们走了你再锁呗。”

怕麻烦。

叶修嚼了一下这三个字,好像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

当然不可能就这样把张新杰晾在一边,他立刻回过神来,说:

“小张找我什么事?”

顿了一下,还是决定捅破那层疑念。

“你怎么知道喻文州在这儿?”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正要说的时候喻文州从他旁边绕过来,把之前叶修给他摆的椅子拉开点距离,很放松地坐下了,手上拿起了笔记本,一副要做会议纪要的架势。看他这个样子,再看张新杰那副认真严肃的表情,叶修忽然有种自己是霸图老板、他来找自己谈工资待遇的错觉。

“我和队长商量过,不过最终结果还是要和你谈。”张新杰说。

“哦,什么事?”

“领队,我希望你这两天抽空熟悉一下石不转。考虑到作战会议的时间不确定,账号卡可以借给你的时间表只能随机了。”

“等一下。”

叶修举起手做了个“打住”的手势,转而去看喻文州。

“为什么他是一副我肯定会答应的口气?这中间跳过几步了吧?”

“呵。那是因为你脸上写着‘我已经答应用索克萨尔’了吧。”喻文州笑着说。

“没有好吗!”

“没有吗?”喻文州惊讶道,“说了半天你还是不同意?”

“文州你这是言语战术!”叶领队抗议起来,“同意你和同意他是两码事。”

张新杰在旁边咳了一声,叶修抬头看他。

“我以为我的情况比队长简单得多。”张新杰以他惯有的客观中立不带个人感情的口气说道,“领队,这次我们只带了一个治疗。我可以把它当做是组织对我能力的认可,但我不能保证自己在整个赛程中百分之百不会遇到意外。万一发生我无法上场的情况,我希望有人可以代替我打团赛……”

叶修举起手,张新杰停下让他说。

“谁告诉你团赛一定要有治疗的?”叶修问,口气有点微妙。

喻文州在一旁笑了笑,试探地问。

“你这算提前公布战略部署吗?”

“不。我只是觉得小张的惯性思维不太好。”叶修装模作样地纠正,“网游里的全暴力输出团,你们没打过吗?”

叶神,我觉得纯靠操作碾压不太好。”

喻文州也拿出后辈/下级的谦恭口吻,明面上是提议实际上是调侃。

“对大家的消耗太大了,你看这次赛程那么紧。而且太嚣张了,形象不好。”

“哦。”叶修停了一下,“我还以为你们想打纯DPS。”

“这怎么可能呢。”喻文州笑道,“其实我听到名单的时候就觉得有点不妥,13个名额,怎么会只带一个治疗。”

“第一次组国家队嘛,阵容要闪瞎眼才好。”叶修懒洋洋地说。

喻文州和张新杰对视了一眼,这个嘲讽放得真是含蓄。

叶修抬头看着队里唯一的治疗,说:“小张你手速快失误少,又不像某人开个大招还容易被打断,为什么也来找我当备胎?”

就这一句话,插了喻张二人多少次膝盖。

“不是备胎。”

张新杰稳稳地接住叶修放出的“挑衅”,一板一眼地说。

“除去我不算,队里最熟悉牧师的人就是你,我想不出有谁比我更合适在意外情况下出战团赛。”

“对啊叶修,你可不能真的放弃治疗。”喻文州在旁边帮腔。

叶修哪能听不懂他话里的意思,他就是想逗逗张新杰。另一方面是,这么一个两个上赶着交卡,也是超出了他的预料。万一真发生那种情况,想来大家都不太情愿,但是大局为重,谁也不能硬杠着不让别人上。

看出叶修有点松动的苗头,张新杰接着往下说。

“不管总局出于何种考虑只派了我一个治疗,事情已成定局也无法改变。我们没必要揣测组织上的意图,也不应该浪费精力去遐想如果带两个治疗应该选谁。作为选手个人,我认为这个安排不够稳妥。我能够想到最合适的补漏人选就是你,必要的时候由你上。”

听他说完,叶修笑了。

“怎么到你嘴里我倒成江波涛了?补锅匠么这不是?”

“我不是这个意思。”张新杰说。

“领队你能别这么T吗。”喻文州说。

“不然我该怎么说?你们俩不觉得这事儿气氛不对吗?”叶修反过来怪他们。

“我没觉得哪里不对。”张新杰语调刻板地说。

“是不是感觉像恋爱养成游戏,一路攻略角色开后宫?”喻文州笑眯眯地问。

叶修差点想说是,一想不对赶紧刹住。

这怎么能够呢,他想,说出口可就变成骚扰队员了。

“嗳那个,我们换个说法。”叶修咳了一声,严肃一下氛围,“你放心把卡交给我?”

张新杰刚想说,喻文州举手了,叶张二人点点头。

“叶修你让我说一句。其实单说账号卡临时借用这件事,还真是非你不可。你精通二十四全职业,比其他人熟悉牧师,这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我想你应该不会想不到。”

“你说。”

“如果新杰把石不转借给你我以外的人,这就牵涉到了三方,出借的人,接受的人,对队员的重大言行负有责任的你和我。万一这里面出了什么差错,日后有人追究起来或是要做文章,你觉得是牵扯到三方比较好解决,还是仅仅是队员把卡借给领队比较容易澄清?

“或者我换个说法。直接把账号卡借给你、让你用,和在领队和队长知情甚至不知情的情况下借给和他同级的其他人,这两件事的性质就不一样,后果也不一样。叶修你是比较喜欢因为用了石不转结果被人喷呢,还是喜欢因为批准另一个人用了石不转结果被人喷呢?”

不但这么说了,还意味深长地朝他笑。

叶修不由怒道。

“喻文州你怎么说话的?这事儿还没成呢,你就脑补了一二三四啊?”

“不是一二三四,是五六七八。”张新杰纠正说。

“就不能想点好的吗。”叶修继续抗议。

“我们可不是出来公款旅游的。”喻文州说,抬头和张新杰交换了一个眼神,“叶修大大,你不想再拿一个奖杯回去吗?”

“有的拿当然要拿。”

“那不就完了。”喻文州摊手。

“等一下等一下!为什么到后来都是文州你在说?张新杰你自己说。”

叶修做了个手势,从椅子上抬了抬屁股,用一种审视的眼光盯着张新杰。

“现在你要说服的人是我,不是喻文州。你这么做的道理我也明白,刚才他已经把类似的话说过一遍了,为了节约大家的时间和口水我也不要你再说了。我就是想知道,你个人有什么特别的想法,想要这么做的原因,和他不一样的。”

这倒是意料之外的展开。

张新杰的神情有点变了。

他向来不是情绪外露的人,粗看过去很难描述他现在的表情。非要找个合适的说法的话,应该是“看起来有点活”、“终于不再是公事公办”、“好像带上点个人情感了”这一类的。

“虽然你们俩在把事情往坏处想、考虑问题缜密周到、做事喜欢走一步留三步这些方面挺像的,但你是你,文州是文州,你们拿来说服我的理由应该是不完全一样的。”

叶修看着他,表情终于正经起来。喻文州低下脸,心情有点复杂,但还是笑了。

张新杰眼睛亮了一下,没说话。

“你既然会来找我,而且时间掐得那么准,在我和文州谈完之后来找我,想必也是做好准备的。你们俩应该也商量过,无论是这件事的必要性还是到底应不应该做。索克萨尔也好石不转也好,对你们来说都是相当重要的东西。它们不仅仅凝聚了你们的理想和心血,肯定多少也有感情在里面。要是没有什么责任大义,我想你们也不会像这样乖乖交出来,双手奉上主动叫我用。

“我今天答应了你,也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开着你的号看技能看加点的,我也要担责任,我的职业操守——文州你别笑——我的职业道德和人品都在经受前所未有的考验。我知道你会说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但这不是我必须做的事。即使不借你们的卡上场,我们也不是必然会输。所以就……既然你要我担风险,不如再展示一下你的诚意和真情实感?

“张新杰,用你的理由说服我,和文州不一样的理由。告诉我,这件事为什么非我不可?为什么我必须做?”

喻文州在旁边听着,由衷感到叶修这是给张新杰出难题。其实他完全懂的,只带一个治疗的风险,张新杰为此作出的让步和牺牲,共同的大局观和求胜信念,他不会不明白。

但是,就像叶修说的,这件事里还欠缺一点决定性的、或者说个性化的因素。每个人的情况各不相同,并不是一句大局为重、防漏补缺就可以打发的。

喻文州稍稍有些懊悔。他没想到叶修会在这个点上执着,也忽略了其他人交卡的情况下叶修的感受和肩上的责任。

还是只顾着自己了啊,喻文州默默感慨。

他和张新杰的预演中并没有这个环节,这会儿连他也不知道要怎么帮张新杰过了这一关。要论“晓之以理”,国家队里应该没人能胜过张新杰。可要说“动之以情”,好像有点冲着他的短板去的意味,可以说叶修走这一步也是用了战术的。

喻文州想着这些的同时张新杰也在思考如何应对。

不过幸运的是,他似乎先想到了。

“也许不算特别有说服力,但是有一件事,我确实是那么想的。”张新杰沉着地说。

“哦?说来听听。”叶修饶有兴致地笑道。


tbc

评论 ( 23 )
热度 ( 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