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心传心

我对你 你于我 无需说出口

© 以心传心 | Powered by LOFTER

【全员/世界联赛日常】HOT THREE WEEKS(9)

9

喻文州也很好奇。

并不是他小看张新杰,而是人的性格就是那样。要他从情感上软化、打动别人,还不如让他在道理上说服、压倒别人。

张新杰打的虽然是治疗,画风可完全不是温柔和蔼的那一挂。像是黄少天、唐昊、方锐那样的人,喻文州都会觉得他们和张新杰处不好。

张佳乐另当别论,再活泼的画风也有一年多的实战和日常磨合,喻文州隐约觉得他们俩似乎还挺合得来。再说张佳乐那个人,也不仅仅是表面上看起来的活泼、外向、欢脱。

感觉到张新杰的目光在自己身上停了一下,喻文州有点摸不准他的意图,只是握着笔,静静地等他,看他要如何通过叶修的考验。

“全明星的时候,你说过‘你当我是张新杰吗’。”张新杰用不那么公事公办的语调说。

叶修先是一愣,然后恍然大悟。

“转播播到这句话了?我随口说的啊。”

喻文州也没想到张新杰会把这件事翻出来。

全明星团赛那次,索克萨尔和大漠孤烟同时被对手围困。黄少天本来要调头救援,却像是被韩文清的猛虎乱舞打醒了,残忍地放喻文州继续被四个顶尖选手围起来打,他自己也毫不懈怠地攻击韩文清。索克萨尔和大漠孤烟的血线同时哗哗地往下掉,眼看是要打交换了。最后一击落下,大漠孤烟即将阵亡的时候,叶修利用他的散人职业优势,给韩文清刷了关键性的一口血。散人只能用圣职系的低阶技能,所以当时叶修脱口叫道——

「我去你就不能悠着点你当我是张新杰吗!!!」

喻文州看着张新杰的眼睛,心里不由地感觉微妙。

这个叫什么?

当事人之一不在场,也能刷出修罗场?

“转播居然播这个?”叶修惊讶道。

喻文州觉得他的表情有点像……嗯那个比喻太不好了,还是不要写出来了。

“黄少天告诉我的。”张新杰安静地说,无波无澜地眨了眨眼睛。

“他怎么连这个都说……嗳不对,这有什么好特地说给你听的。”叶修抱怨起来。

喻文州抱歉地朝身旁的人递了个眼色。连他都不知道黄少天什么时候把这个细节透露给不在场上的张新杰,不过这么做的用意他还是读得懂的,就是想给韩文清、叶修、张新杰三个人的关系加点料吧。

黄少天的性格就,往难听里说吧,有点看热闹不嫌事大。不涉及原则不关系他自身利益的事,他还蛮喜欢看事情往热闹夸张的方向发展,有可能的话也会上去推一把。当然他绝对没有恶意,不会无缘无故想去伤害谁,也只有经得起玩笑的小事他会这样。说起来,他和周泽楷这有点别扭的关系,也是他自己作出来的。

喻文州回回神,张新杰正在说话呢。

“……而且你在霸气雄图公会卧底过。当时开了一个骑士的小号,打得很好。不用别人告诉我,我见过。”

“哎哟过奖了。”叶修坏坏地笑道,“能被联盟第一奶夸奖我的圣职系,不容易啊。”

张新杰露出一个不信但也无奈的表情。喻文州懂的,叶修那么自信,自信到了所有的老熟人都想揍他,但他又确实强得教人无话可说,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真的以被联盟第一牧师夸赞为荣。

“偶尔也想看你打治疗,用大号打。”张新杰说出了他的“真情实感”。

“哦,新杰你这算下挑战书吗?”叶修抬手支着下巴,笑得意味深长,“你又不是没和老方打过,为什么要执着于我?”

“这不一样。治疗之神和荣耀教科书是两回事。”

张新杰说这话的态度非常认真,绝不是嘲讽和开玩笑。

“你不是说要情感方面的理由吗?我也说了,它不一定很有说服力,只是我个人的一点想法。如果不是今天这种情况,我根本不会提起。现行的荣耀系统下,还没有适合牧师的PK方式。

“我们都知道你精通二十四全职业,知道你有各种职业的小号,也见过你用战斗法师、守护天使、机械专家、骑士、牧师。但是以我个人来说,我并没有直观地感受过你和我在同职业上的实力差距,毕竟你也不可能开着兴欣的牧师号上职业赛。

“假如真的发生我没法上场的情况,除了看你如何指挥,我也会顺便观摩一下你治疗的手法,感受一下我们之间的差别。这样说可能有点不敬,过于轻浮,但我不否认自己存了那么一点私心,虽然只有一点点。”

喻文州在旁边听着,不自觉地笑了。

确实只有一点点,但也很了不得。

张新杰这个人不但细致周到、严谨务实,还有点执拗和较真。他的这番话并不是出于对“联盟第一治疗”这个称号的骄傲,而是真心地、确实地对叶修打牧师的技术和手腕感到好奇。他在乎的不是荣誉应该属于谁,而是某个人真正的实力到底如何,自己和他到底有多大差距。这里面不存在比较和自卑,黄少天的八卦放料没能起到预期的效果,因为对象是张新杰,一个注重“事实”远超过探索事实的过程中自己的情绪和感受的人。

“你那不是观摩吧。”叶修说,“是‘考察’才对啊新杰大大。”

张新杰不置可否,只是沉默地注视他。

不得不承认,先让喻文州出马是对的。

叶修十指交叉,往椅背上一靠,心思却是拦也拦不住地分析起喻文州和张新杰的说服策略。

平心而论,这次出国打比赛,喻文州上场的次数不会很多,张新杰却是场场必须上的——叶修在心里骂了一句,回去一定要抗议,怎么可以只带一个治疗!——喻文州是队长,张新杰只是治疗;喻文州的操作有硬伤,实力也被人质疑,张新杰拥有最低场均失误率和排名前十的手速,第一治疗、霸图指挥的名号不会有异议。

也就是说,“求助”这件事,喻文州来做比张新杰来做要自然得多。绝不是说喻文州是弱者,只是他发生失误、力有不逮的可能性更高,负面影响也更大。至于张新杰,与其说是“求助”,不如说是“报备”。至少叶修本人完全没有感觉到被他求着用石不转,就是很普通地借张卡给他,熟悉一下以防万一。这种主观感受上的差异,说到底和他们俩的性格有关。

不过无论是哪一种“求助”,叶修都不讨厌。

被他们信任的感觉,并不坏。

叶修看看张新杰,又转过去看喻文州。这件事还有个特别的地方,真要算起来,如果出了问题,身为队长的喻文州大概也要承担点责任。事后诸葛亮人人会做,大家可以说队长是干什么吃的,就这样眼睁睁看着治疗把卡交给领队吗,诸如此类。虽然决定权在他和张新杰手上,但是喻文州有知情权。不,是知情的“义务”。

一往深处想就觉得烦,叶修忍不住嘲笑自己,怎么也学会喻张二人那种还没发生一二三四、就先想好五六七八的考虑问题的风格。再一想又不对,这也是他一贯的作风,只不过他平时主要用在游戏竞技里,而他们俩用到三次元的处事、待人、带队上。

同类嘛,他在心里呵呵一笑。

好对手,好朋友。


“我问一句啊,你们老板知道这事儿吗?”叶修说。

“当然知道。不经过他允许,我不可能来谈。”张新杰说。

叶修飞快地瞥了喻文州一眼,又问。

“你写了几页情况说明?”

“九页。”

张新杰不紧不慢地回答,对于叶修直接说出“情况说明”这个词也没表现出惊讶。

喻文州觉得自己好像应该做一个默默扶额的动作。这不摆明穿帮了嘛。叶修已经确实地试探出他俩事先商量好了、合谋来说服他这件事。虽然这件事的初衷是好的,具体的做法也合乎道理,但是使用战术、计算人心,总归有点说不过去

“我能说句话吗……”他举手示意。

“是我先找喻文州商量的。”张新杰赶在他前面,将实情抖露出来。

叶修哦了一声,意料之中。

“从理论上说,我比他更需要让你先熟悉一下账号卡才对。”张新杰好像又恢复成往常的说话口气。

可是叶修从他的眼神和表情里捕捉到一点不一样的东西。

“对啊,治疗只有一个嘛。我都懒得跟上面讲,讲了也听不进。你们看,这次要是带方明华或者徐景熙来,就没这么多事儿了。”叶修又话里话外开起了嘲讽。

“是的。”张新杰说。

喻文州在旁边苦笑,偏偏叶修和张新杰不约而同去看他,看得他有点窘,低下头掩饰自己的表情。

“新杰大大你用战术了吧?”叶修特别直接地说。

“你的意思是?”

“对你们老板,以及对我。”

“——是的。”

虽然回答的口气很平静很理所当然,张新杰的神态却泄露出一丝充满人情味的动摇。

不,不是动摇,他在迷惑。

“你对文州就没用战术吗?”叶修笑,“哦不对,这个是多余的问题。你可以不用回答,不影响我们谈正事的结果,我就是好奇哈。”

喻文州低着头,拿笔在本子上无意义地划拉。

简直是报应,他有点羞耻地想。

“在这种事情上,我不会对喻队用战术。”张新杰特别正直地回他。

“为什么?”叶修坏心眼地追问。

“没有为什么。我确信这次的事我可以说服他,所以直接用正攻法就好。”张新杰顿了一下,“不像对叶神你。”

“哎哟你还抱怨呐。那就让你在国际赛场鞠躬尽瘁,用光你本人的蓝条吧。”叶修一脸调戏。

“别闹了!”喻文州说,耳朵有点红。

叶修促狭地看着喻文州。张新杰不太明白他为什么是这反应,但还是往善意的方向理解。

“领队你就给个准话呗。”喻文州调整了一下情绪,拿出公事公办的腔调,“张新杰说了那么多,你到底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同意啊。”

叶修答得特别利索,好像就等喻文州插进来催促他给个正面答复一样。

“小张雄心壮志挑战前辈,不愧是霸图的牧师。我要是不点头,倒显得我心虚了。”叶修特别自(嚣)信(张)地说,要是让张佳乐看到他这说话的声气非冲上来嘲他不可,“我确实很久没开牧师大号了,可我不觉得真要打起来会比你差。”

“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张新杰不卑不亢地接话。

“‘拭目以待’还是算了。你不能期待这种情况出现。要是真那样了,就当它是不幸中的幸运,倒霉里的添头吧。”叶修还跟他玩文字游戏。

“叶修,添头用在这里是更倒霉的意思。”喻文州说。

“哦。没事,大家明白意思就好。”叶修挥挥手,表示这种细节不要在意。

看他们交谈的氛围,张新杰稍稍松了口气。

和叶修的言辞交锋对他也是不小的压力,这里面不单单有事情本身的复杂性和敏感性,还有人的问题。刚才叶修提出要他用个人的理由说服他,张新杰还真有那么点不知所措。这个反应完全在他和喻文州的预料之外,说是攻其不备一点也不过分。张新杰觉得凡事都应该讲道理,按规矩办事,道理上说不通的做法就没有尝试的必要,那是浪费精力,还不如换一个更有效率的做法。

是他先找喻文州商量交卡的事的,因为他预见到自己无法说服叶修。无论是“实力论”还是“尊严论”,又或者是“合理休息”,叶修总有理由把他挡回去,拒绝由他使用石不转这种可能性。凭张新杰一个人是无法攻破叶修的,这事确实责任重大,可能性又那么小——倒不如说当事人其实都不希望发生。但只要概率不为0你就得想办法,一旦发生就是百分之百,毫无准备只会坏事,张新杰无法接受这种结果。

尽人事听天命,他们私下商量的时候喻文州说过,他们做的就是尽人事,极致地尽人事。张新杰其实挺庆幸这次喻文州站在他这边,如果他站在叶修那边,后面的事不可想象。以柔克刚这个词,说的就是喻文州这样的人。从某个方面来说,喻文州的性格简直是张新杰的克星,更要命的是他还那么聪明,看得那么清楚。要是喻文州反对他交卡,张新杰自己都没有把握绝对不会被他说服。

所以,现在的局面是最好的,张新杰想,他们的努力不会白费。


叶修看着张新杰。

“文州这边你也知道的,我不能同时拿着你们两个人的卡。你说怎么安排合适吧。”说到一半,忽然想起什么,“对了,既然你们两个都在,我们来商量一下第一场怎么排人。要出状况也是后半吧?”

喻文州笑笑,说:“真要论先后还是应该先看新杰的,毕竟团赛不可能不带治疗。”

“我分你几次冷板凳怎么样?刚好还能吓吓老外。”叶修说。

“我没意见啊。”

“或者让你站桩控场,顺便给小张挡枪。”

“叶神你太残忍了,不愧是荣耀史上最大BOSS。”喻文州说。

“诶你怎么能拿王大眼说的话来挤兑我呢。”

“我觉得他说得挺对的呀。”喻文州微笑道。

张新杰也点了点头。

“我去,你们这帮老狐狸!”叶修作出一副吃了大亏的样子。

就在他们三个人准备挨着脑袋谈正事的时候,又有人来了。

这次的敲门声和前一回不太一样,有种不太肯定、怯缩的感觉。

叶修一脸卧槽地看向喻文州张新杰。

“什么意思呐这?”

“黄鼠狼给鸡拜年。”喻文州笑。

“我看你才是鸡,还是小母鸡。”叶修恶狠狠地说。

张新杰懒得指出他们这话有不太好的歧义,反正在场的都知道只是玩笑。

“见过这么缩的黄鼠狼吗?!”叶修又说。

“我去开门。”

说着喻文州站起来,做了个手势,意思让张新杰坐下。

刚才那一通看着像认真严谨的好学生和业务很强但举止轻浮的教授谈判一样,有种倒错的萌感。让霸图副队长站那么久,喻文州实在有点不好意思。

张新杰也不跟他客气,径直坐下了,姿势端正态度严肃,和旁边坐没坐相的叶领队形成了鲜明对比。

“你们怎么这么烦,要来一起来行吗?”叶修还在抱怨,“都是千年的老狐狸了,客气什么。”

正好喻文州开了门,这句话照面就扑到肖时钦脸上。

“领队,队长,张副,我方便进来说话吗?”


联盟四大战术大师,这下终于到齐了。

评论 ( 25 )
热度 ( 15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