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心传心

我对你 你于我 无需说出口

© 以心传心 | Powered by LOFTER

【全员/世界联赛日常】HOT THREE WEEKS(10)

10

看到房间里有三个人的瞬间,肖时钦萌生了几分退意。自己想谈的事真的可以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吗,他不禁踌躇起来。

喻文州来给他开门,但他并没有立刻进去,而是用征询的目光望向最里面的叶修。

“唷小肖,你也来啦。”那人说。

刚才的“老狐狸”发言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叶修相当自然地朝肖时钦挥了挥手。

“呃,那我进来了。”

判断这是可以进房的信号,肖时钦一边说一边向喻文州和张新杰打招呼。

叶修本想叫喻文州锁上门,奈何慢了一步,好像有没必要特地叫他锁。

他们四个人在一起还能谈什么,只有战术和心脏了,让其他人听到多不好!主要他也不太乐意谈正事的时候被人打断,要是能挂个牌子装不在就好了。

肖时钦有点局促地走进来,张新杰冲他微微点头,看他身后的喻文州,好像没有主持局面的意思。

叶修觉得嘴里没味,伸手又拿了一颗棒棒糖,几下把糖纸剥了,就这么叼在嘴里。

“你们要吗?喜欢什么自己拿啊。”

他大方地一指,总算有点屋主的样子了。

肖时钦犹豫了一下,走过来大致扫了眼,从比较靠下的位置抽出一根布丁口味。喻文州第二个过来选,比肖时钦随意,不假思索拿了一支,看糖纸颜色应该是柠檬口味。张新杰坐在旁边没动手,他不太爱吃糖。

顺便说一句,由于坐位的关系,张新杰看到叶修在肖时钦走近之前不着痕迹地把放在显示器旁的索克萨尔账号卡收走。说不定吃糖并不是他的本意,借拿糖的动作把账号卡藏起来才是他的真正目的。张新杰做出这个判断,沉默地移开目光,转而去看肖喻二人。

“领队我……”

“等等,小肖你先别说,我来猜一下你要说什么。”

叶修咧嘴一笑,棒棒糖下面那根塑料细管歪在嘴边。

喻文州站在旁边一看,这还不如塞给他一根烟,堂堂国家队领队就这举止仪表,太毁形象了。

说是要自己猜,可叶修含着糖好一会儿没说话,憋得肖时钦都想投降招认了。站在门口的时候他就觉得气氛不对,感觉像一只绵羊敲开了狼窝的门,里面已经有一只狐狸一头狮子,就等着它来了好下锅开伙。

交卡的事,他和张新杰喻文州提过,那两个人都表示BOSS很难攻克,但有一试的必要。后来的细节他就没和他俩提了,毕竟各家俱乐部的情况不一样。要论老板那边好说话的程度,雷霆的当家是最容易说服的。虽然霸图老板被韩文清吼了也只是平静地离开,给足了韩文清面子帮他树立威信,但是涉及原则的事未必那么容易松口。蓝雨俱乐部则是以只卖不买、自产自用闻名,要说动老板允许叶修看账号卡,想来也不会轻松。相比之下自家老板真的是给足信任,即使到了今天,只要回忆起他从嘉世被雷霆买回去、战队成员和粉丝都来迎接他的场面,就会觉得心口又暖又酸。

这次不会再辜负他们了,肖时钦想。

狼窝主人盯着绵羊看了一会儿,啵地一声拿出棒棒糖。

“生灵灭我用不好啊。”他优哉游哉、毫不避讳地说。

张新杰有点不解地看他。喻文州站在最外围,无声地笑了笑,嘴角上扬的样子只有叶修看得到。

“咦?啊……那个、你已经知道啦?”肖时钦有点磕巴地说,显出少许狼狈。

可是说完他又想,自己也够傻的,喻文州和张新杰都在,单凭这个就可以肯定他们三个谈过账号卡的事了,那么自己和他们有相近的意向这件事叶修应该也已经知道了。

“他们没说,我自己推理的。”好像看穿了他这个念头,叶修说。

“诶?啊……”

叶修又把棒棒糖塞回去,用舌头把糖球顶到一侧腮帮子方便说话,样子看上去非常滑稽。

“小肖你知道有个词叫‘事不过三’吧?”

“嗯,我知道。怎么啦?”

“你数数房间里有几个人就知道了,真不是他们出卖你。”叶修说,“换做任何一个人,看你这个时候找上门,都会认为你和他们是为了同样的事情来的。”

张新杰听着感觉有点不对味,又说不出哪里不对,想了一下没结果就放过了这个点。

与此同时,他感觉喻文州站到自己身后,好像在暗示“我们是一个阵营的”。只是这样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动作,不知怎的让他感到安心。

肖时钦被叶修的话卡住了,张嘴想分辩,还没组织好语句没,叶修就接着往下说了。

“所以我不能答应你啊。你都是第三个了,我怎么应得下口?不过反正你人来也来了,不如坐下谈点别的。”

“……那个,我们好像跳过了好几步,是我的错觉吗?”肖时钦无奈地抗议。

“同样的话我不想听三遍,而且你大概也没什么个人的理由。”

肖时钦迷惑地看着他。张新杰眉头动了下,没出声。

“这个理由不够吗?不够的话我摊开来讲吧。”

叶修把糖球咯吱咯吱咬碎了,糖下面的细管子拿出来,丢到显示器后面的烟灰缸里。

“肖时钦,你的生灵灭,我用不好。”叶修开出了大招,口气相当淡定,“我认真的。”

一旁的张新杰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疑惑地皱起眉头。

叶修这句话可以说和他刚才对自己的态度大相径庭、南辕北辙,搞得张新杰一下摸不透他的脉络。

其实肖时钦交卡给叶修的理由是个中间态,他既不像张新杰那样场场都要上,没病都能累出毛病,也不像喻文州那样需要分心搞好队内对外的人际,万一带病带伤上场打输了会被人狂喷,而且他自己也会很遗憾。跟他和喻文州相比,肖时钦交出账号卡的必要性并不是那么强烈。可即便是这样,叶修的这个说法也太奇怪了,跟他一向自信到欠揍的风格不符。

如果可以的话,张新杰很想转头去看喻文州的表情。他就是有种感觉,喻文州一定明白叶修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说出和刚才截然相反的话。

这句话显然也超出了肖时钦的预料。他呆呆地看住叶修,手里的棒棒糖都快掉地上了。

“这不可能……你…………”

肖时钦挣扎着反驳,没说几个字,口气就弱下去了。

不可能什么?

叶修不可能用不好生灵灭?

这是用这张卡最久的人应该说的话吗?

肖时钦感觉自己好像掉进了一个圈套,用言语编织的、关乎他的尊严和自我认知的圈套。

诚然,无论是因为账号角色的职业特性还是操作者个人性格的缘故,他展现出的、在荣耀这件事上的技术和才华不像周泽楷、黄少天、张佳乐那样出跳亮眼,实力之强无需特意夸耀,本身就具有很强的存在感。他也不像张新杰和王杰希那样,对自己的能力有着无可动摇的自信,不经意间会有令人惊艳的表现。他对自己的能力有一个相对稳定的认识,在嘉世的一年确实教会了他一些东西,但那是偏向指挥、带队方面的。人总要向上走,什么事情都不能太想当然,同一套做法用久了确实容易麻木,挑战赛中的各种经历让他看清了自己思维里的盲区和惰性,同时也让他感受到了叶修的强大。

很难描述那种感受。叶修的强,并不是韩文清那样压倒性的、力量型的强,也不是周泽楷那样技术神到犹如开挂、直教人怀疑他除了账号卡技能点比较高真的没有别的吗。叶修在个人实力和带队指挥上的强,用流行的说法大概是细思恐极。你光是看看未必能体会到其中的精妙,回头想想就会觉得强到可怕。

就是这样一个人,居然一脸轻松地说,“我用不好生灵灭”……?!


“为什么……”

肖时钦问,手指无意识地攥紧了棒棒糖。

那是他自己选的布丁口味。肖时钦尝过几次,很喜欢。

“为什么?你不是精通所有职业吗?为什么会这么说?”

肖时钦抬起头,直视叶修的眼睛,话音里不再带着不确定和微弱的怯意。

不知何故,张新杰感觉肖时钦好像在生气。

本着实事求是、格物致知的精神,他稍微动了一下脑子,无法解读这股情绪是如何产生的,他依旧困惑。

不过,安抚平复这份不合逻辑到让他以为自己的观察力出错的情感,是叶修和喻文州的分内事,这个场合不需要他做什么。

肖时钦来了之后,张新杰几乎一直沉默,喻文州也没说几句话。

在这里、在此时,理念和观点互相交锋的人,应该是叶修和肖时钦。

“小肖不怕我说了之后反而被说服吗?”叶修意味深长地说。

“被说服也没关系吧,如果你的话能让我信服。”

“那我们来做个简单的交换吧。”叶修口齿清晰地说。张新杰注意到他嘴里已经没含着糖了。

“你说。”肖时钦接受了他的提议。

“你告诉我你为什么特地选了布丁口味,我就告诉你为什么我说自己用不好生灵灭。”叶修摊开手,“很便宜的交换,不是吗?”

评论 ( 34 )
热度 ( 1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