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心传心

我对你 你于我 无需说出口

© 以心传心 | Powered by LOFTER

【全员/世界联赛日常】HOT THREE WEEKS(11)

回头看了下过去的po,作品以外的内容发在这里好像不太好,但是下面有大家的回复,我不舍得删。单开了一个子博 http://when-i-write.lofter.com/ 有什么连载过程中的想法会在这里说吧。这篇文写得我还挺………………累爱的……




11

这下张新杰更加看不懂叶修在想什么了。要回绝肖时钦有那么多正当理由他不用,选了一个听上去就有点撩菜的理由;当事人进一步追问他为什么,他又打出这张牌,随便谁都会觉得这里面有陷阱,可是又不得不走下去。至少,如果是自己被他这么说了,应该会控制不住想问个清楚明白。

他摸不透叶修的“战术意图”,又没有立场发话推动或是打破这个局面,张新杰只能把视线投向右前方的显示器,盯着最底下的任务栏看有哪些程序开着。

这时,站在他身后的喻文州说:

“叶修你这样不行。这个交换太不公平了,无论是谁都会怀疑双方接下去的话的真实性。我们是来解决问题的,你就不能速战速决吗?”

“我还不够速战速决吗?我已经明确地拒绝了啊。”

“你这是欲擒故纵。”喻文州毫不客气地点破。

叶修倒是一点也没有被人拆台的恼火,他就笑笑,一脸“我说怎么办就怎么办”的boss表情。

喻文州接着说。

“我看你像是把这个当打赌了。既然这样不如让小肖再加点赌注,不然你说出来的话,连我和新杰都要怀疑真假。”

说完他看了一眼肖时钦。刚好那边也因为喻文州突然插手谈话,迷惑地转过头看他。张新杰在一旁听着,隐隐约约觉得这个展开不太正常,但他依旧无法指出究竟哪里不合理。

“行啊。”叶修答得非常干脆,转过视线对肖时钦说,“那就再加一条,你答应的话我就告诉你,保证是实话。”

这变化搞得肖时钦有点头晕。他当然不至于忘记自己来找叶修是要做什么,但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就算自己性格不够强势、不擅长主导对话的流向,也不应该演变成这样才对。

“你确定你还记得我们是在干什么?”他皱着眉头问叶修。

“当然记得。”叶修非常肯定地说,“我作为领队,拒绝接收你的账号卡。理由我已经说了,现在是你在问我为什么。”

“好吧……”

说不清是什么情绪,肖时钦语调含糊地回应他,下意识做了个吞咽的动作。

“那你说吧。”

“别这么紧张啊,还没上主菜呢。”叶修笑道。

“…………”你好意思说这种话吗,肖时钦无奈地想。

其实他知道,叶修一旦打定主意的话就很难说动。这个赛季结束后他不也是说走就走,不给人一点心理缓冲的余地。断得那么干脆利落,即使作为他的对手多少都会有些惋惜,何况他们不仅仅是对手。

但他就是这样一个难以说服的人。至少以肖时钦的感觉来讲,和叶修谈条件、想要说服他按照自己这一方的意思去办,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呃,只要别是太奇怪的要求……”

“不会的。你放心吧,只是调节一下气氛。”

说着,叶修忽然想起什么,从桌上找出一支笔。显示器前原本放了本本子,他很快地写了两行字,撕下那页纸,折起来,往张新杰那个方向递。

张新杰下意识地倾身要去接,就感觉喻文州的手在他肩上按了按——

“是给我的。”那人的话音里含着笑意。

“我把希望你做的一件事写下来,纸条交给喻文州保管,省得我有机会作弊,顺便还能让他帮你看看合不合适。”

“非得这样吗?”肖时钦哭笑不得。

“无聊啊。就当让大脑预热一下,接下去不是要死脑细胞吗。”叶修一脸轻松。

肖时钦想,这种玩法可真是闻所未闻,要是换了孙翔来这会儿大概要上演真人PK了。

他无奈地转头去看队里另一个管事的人。只见喻文州打开纸条扫了一眼,看完立刻合上,“没有问题。我担保。”他笑着说,好像有点开心的样子。

肖时钦不禁懊悔,要是自己早点来谈是不是就没这事了,这都什么跟什么。

叶修用眼神示意你可以说了,肖时钦想这可真是被逼上绝路了,说就说吧没什么好怕的。

“……只是我自己喜欢而已。”

他眼睛看着别的地方,又回到往常那种微妙地带着一点不确定的口吻。

“哦。不是因为小戴喜欢,或者孙翔不爱吃硬塞给你的吗?”叶修反问。

张新杰动了下眉毛,好像抓到一点头绪。

“怎么会!”肖时钦抬起头分辩道,“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只是因为我喜欢。”

“这样。”

看得出叶修并没有立刻接受这个答案,肖时钦不觉好笑,这个人到底把自己想成什么样的人了。在他眼里自己就连这么小的事都会受别人左右吗?

似乎是为了明白有力地表达个人主张,肖时钦抬高音量,十分难得地表现出强硬的态度。

“个人口味这没法解释吧?我只能说,是我自己喜欢这个味道,和别人没有关系。”

顿了一下,见叶修仍然是一副不置可否的样子,肖时钦掉转话锋:

“我已经履行了答应你的事。现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吗,领队?”

叶修毫不畏缩地对上他的目光,眼睛眨也不眨地接下这句略含逼迫的质问。

“那你告诉我,你让我用你的卡,必要性在哪?”他不紧不慢地说,“张新杰和喻文州的情况是,万一他们上不了,那么代替他们上场这件事必须而且只能由我来做。那么你呢?你并不是这样啊小肖。这不是由谁来做的问题,而是有没有必要去做的问题。”

叶修的口气并不重,但是每一句都点在要害上。

张新杰算是明白了,叶修要推翻的是肖时钦找他交卡这件事本身,在他看来这个念头本身就是不必要不合理的。

喻文州、张新杰、肖时钦,他们三个都会在团赛中担当指挥的位置,在不可抗力无法上场这件事上,好像承担了同样的风险和负面影响,实际情况却完全不同。不仔细思考的话,会把三个人交卡的动作视为一个有逻辑关系的连续事件,但本质上这是三个独立的事件,相互之间没有关联性,也没有影响力,其中一个成立,不代表另外两个也会成立。

人很容易因为自己的同类人群做一件事而去做同样的事,因为他们做成了而认为自己也会做成。与其说这是从众心理,不如说这是一种过分看重群体共性的思维定式。这个思维定式,加上其他的一些东西,让肖时钦判断自己也应该交出账号卡,但实际上并非如此……

“刚才我让你们自己拿糖,喻文州随便选了一个,张新杰不喜欢吃糖所以没有拿,而你是仔细地看了一会儿,特意从下面挑出你喜欢的味道,你们三个人的性格区分很明显。”

叶修当然不知道张新杰在考虑什么,径直照着自己的思路往下说。

“你不要误会,我不是特意做这件事来测试你们的性格,大家都认识这么久了没必要做这种事。只是这件小事刚好让我看出来,你并不是没有主见的人,你有自己的偏好和考虑。

“后来我追着这个点问,问你为什么特意选了布丁口味,还把小戴和孙翔拖出来躺枪,也是想证明这点。你不一定会因为身边的人喜欢什么就跟着一起喜欢某样东西,因为别人硬塞给你什么就习惯那样东西,这不是肯定的事。可能有的人觉得你性格软没主张,容易受外界影响,但实际上真的是这样吗?我看未必。

“沿着这个观点我想说的是,你的账号卡,技能加点都是按着你的操作习惯包括分工位置来的,我未必能用好。机械专家的职业特点我们不用说了吧,单说账号卡的适应性,那也是因人而异的。不同的选手之间,操作风格和习惯的相容性也不可能一样。我和你的差别……修正起来有点费事啊,而且上了场不能出全力也很别扭不是吗?既不尊重对手,更有可能拖队友后腿。

“退一万步说,洗点也是要钱的,用过了还要洗掉重来。为了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儿把核心账号卡的技能点洗了重新加,你们觉得这能搞?无论我是俱乐部老板还是体育局的领导我都不能同意啊,怎么能这样做事呢?太儿戏了。”


肖时钦看着叶修,握成拳的手指松了又紧,紧了又松。道理都是懂的,有些话也不用说得那么明。就像之前开门照面而来的那句话,都是千年的老狐狸了客气什么,许多事不需要说得那么直白透亮,给彼此都留个情面和回旋的余地,点到为止,你懂我懂。

说实话现在问他为什么会想到交卡,肖时钦自己都没法立刻说出一个特别明晰、独一无二的理由或动机,只是一种直觉让他觉得,诶是不是这样比较好,好像应该这样吧,看看喻文州和张新杰怎么做再决定。

说是直觉,其实也是比赛经验,自我评估和对叶修的实力评价,围绕国际赛的一些考虑,这些东西混在一起。各种因果逻辑、利害分析,融合在一起,最终成了一个念想,并不是那么条理分明,但足以驱使他行动。

肖时钦觉得这样杠下去没意义。叶修已经把能说的都说尽了,更进一步的,他不会说出口。自己没有充足的理由说服他,反而有点被他说服了。再说账号卡,本来就应该保密的,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谁会心甘情愿交给别人去用。喻文州和张新杰的考虑,他自然懂;叶修会答应他们,也是意料中的事,背后的条条框框、是非情理,没必要一一拿出来说。

这么一想,肖时钦觉得一切都理顺捋平了,对叶修的处理也没有意见。

他尴尬地笑笑,想着该说些什么来收场,还是叶修先开口。

“所以这事就这样吧。小肖你不要有压力,打好自己的位置就行了。我这次出任领队,又不是专门来打探战队机密的,”叶修朝喻文州递了个眼色,“更不是来开后宫的。大家回去了还要比,武器数据都看光了要怎么打?这种不公平的玩法,我可不喜欢。”

“没错。”

张新杰平静地接过话,脸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好像这是理所当然的,自己这么说一点都不突兀。

肖时钦愣了一下,这个反应实在太有张新杰的风格,让人想吐槽都无从下口。他只能笑笑,点头表赞同。

叶修拍了拍手,说:

“好了这件事先这样吧。大家该保密的保密,该坦诚的坦诚,具体的尺度分寸不用我说。接下去才是正题,都打起精神了。”

“我看你都快红血了。”喻文州打趣他,“再打下去要开垂死挣扎的大招了吧?”

“是啊是啊!简直是车轮战。你们太没人性了。”

“幸好王杰希没来。”喻文州笑道。

“他怎么可能来?”叶修用特别夸张的语气说,“砍了他的头都不会把王不留行亲手交给我用的。杰西卡·魔术师·王,就是这么自信。”

“领队你说话能全年龄点吗?打比方别这么血腥啊。”

“哦,我就表示一下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说是这么说,可他脸上完全没有悔改的意思。

“哪怕你说巴雷特狙击爆头也好啊。”

“对的对的,你有经验。”叶修立刻损回去。

喻文州哭笑不得。

“有需要的话你给排个阵容,让我上去给新杰挡枪。不然总觉得欠着什么。”

张新杰听着听着皱起了眉,太没正经了这两个人。

“直接还给你家徐天使不就行了。”

叶修笑着嘲回去,然后赶在张新杰的严肃和肖时钦的尴尬突破各自的极限、爆发出来之前,自己收住了场面。

“——好了,你们也找地方坐吧,我们来讨论今天的正题。”

气氛随着那几句没正形的调侃松软下来。所有的人都在动,像游戏里操纵角色走位一样,寻找最适合自己的、谈正事的位置和姿势。

叶修一边在嘴上布置着,一边把显示器往外挪。

张新杰起身往外走,给叶修的动作腾出空间。桌上都是叶修和喻文州的私人物品,他和肖时钦都是“空手”来的,起来也是方便别人拿走。

肖时钦环视房间找不出第三把椅子,一时间不知道往哪儿呆好。叶修转头看到他发愣,直接招呼了一声让他坐床尾。喻文州也抱着平板、笔记本和笔,坐到叶修的床上,和肖时钦挨着。

收拾成一个姑且可以边看视频边谈战术的样子,叶修让张新杰坐在他旁边,抓起鼠标找文件。就听到喻文州“啊”了一声,三个人不约而同地看向他。

“怎么啦?”叶修问。

“这个。”喻文州举起刚才谈话时叶修写下来让他保管的纸片,“不打开看看吗?”

“啧,我以为你忘了呢。”

“这怎么会忘。”

喻文州笑着说,那气场活像关卡打到最后突然冒出来的boss,还是全血的。

“机会难得,对吧?”

他夹着纸片,心情非常愉快地,摇了摇手指。



[给张副和肖队点蜡………………]

评论 ( 30 )
热度 ( 16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