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心传心

我对你 你于我 无需说出口

© 以心传心 | Powered by LOFTER

【叶喻/心脏组】拍摄前后(下)

那边太长了,看过前面的人要接着看不方便

之前那篇日志就当完整版,这边贴一下新的内容

这篇文能有那么多人喜欢我很意外,也很开心

完整版 点我


-----------------------------------------

(接前)

休息室的门把上挂了块牌子,正面是“可以进来坐”,背面是“有人在补觉”,还挺贴心的。牌子不像是买现成的,尺寸有点大,文字是打印出来,剪好了贴在上面的,用的还是萌系字体。纸和牌子的边缘都有点磨旧了,看得出用了一段时间。

叶修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牌子翻过来。

进门的时候喻文州发挥了一下领导优先的精神,让叶修走在前面。确定其他人没有注意到这边,他才关上门。进门后又咔地一下,把房门从里面锁上。

这下是彻彻底底只有他们两个人了。

休息室里有沙发有椅子有薄毯,确实适合进来补个眠或是临时密谈。

叶修先在沙发上坐下,喻文州锁好门就看着他,一边看一边走近。走到沙发边了,他弯起一侧小腿,把膝盖挤进叶修两条大腿之间,两个人上身贴得很近,连刀片都插不进去。

“等等等!文州你什么意思啊?”叶修连忙叫停。

这可是工作时间。之前虽然对喻文州有欲望,但叶修绝对没有在这里来一发的意思。

“王霸之气……”

喻文州摸着叶修的脸,露出一种……或许可以称为病娇的表情。

“王八之气怎么了?”叶修开了个玩笑。

“我现在把你办了,就没有了吧?”喻文州眨了眨眼睛,低下头。

“我勒个——”

“去”字根本来不及说出口,叶修的嘴就被喻文州用舌头堵上了。

真是自己教出来的好学生,叶修一边和喻文州交换着津液和气息一边想,这不就是自己刚才对他做的事么,这么快就回到自己身上了。

等等……难道以往在床上的这样那样也会回到自己身上吗……?!

叶修被喻文州吻得有点透不过气,这个吻是对方掌握了主导,他无意去争。

不过冷静下来想想,偶尔一两次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如果喻文州真的打算把过去叶修对他的种种“疼爱”如数奉还的话……

叶修这边东想西想着,连喻文州放开他都没立刻反应过来。

喻文州轻轻拍打他的脸颊,笑着问:

“吓傻啦?”

“…………你这么主动我不习惯。”叶修扯了个小谎。

“应该说我这么攻你不习惯吧。”

叶修做了个无意义的小动作,心情微妙地转过脸。

“放心吧,我只是开个玩笑。”

喻文州从他身上下来,理了理衣服下摆,坐到叶修旁边。

“我这么喜欢你,怎么舍得让你在下面。”静了一会儿,喻文州用很平淡的语气说。

叶修心里的红蓝双条瞬间就清零。

操操操操!有你这样的么!有你这么说话的吗?!而且你什么意思啊啊啊……?!!

“哦不对,不能这么说。”

好像察觉到叶修内心爆炸的弹幕,喻文州笑着纠正自己刚才的话。

“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

喻文州撞了一下旁边的人,叶修只能顶着早就红透的老脸,转过来面对他。

“我喜欢被你插进来,被你填满,被你占有。”喻文州看着他的眼睛,一个字一个字清清楚楚地说。

“………………………………”

叶修表示他需要一个牧师。

“满意的话我们开始办正事吧?”

喻文州歪过脸笑了笑,伸手去碰叶修的脖子。

“我系上的领带,只有我能解开。”

叶修自己给自己刷了口血,定定神,抓住喻文州的手不让他继续靠近。

“喻队长还记得我们是来干嘛的吗?”

“当然记得啦叶领队。”喻文州顺着他的话打机锋,“你终于醒过来啦?晕眩效果怎么样?”

“灭神的诅咒什么时候打上这种技能了。”

“不就是混乱之雨吗?借你把伞?”喻文州弯弯嘴角,提起他们单挑的那一次。

叶修不满地撇嘴,稍许有些强横地把喻文州的手往边上一扯,把他的手腕压在沙发靠背上,右手则按着他的肩膀,很顺溜地就把人往后推。喻文州的惯用手被叶修制住了,也确实没防备他会来这一套,来不及做出反应就被叶修放倒在沙发上。他试着蹬几下腿想摆脱这个局面,无奈叶修利用上下位置优势,成功压制喻文州的反抗。

“近战欺负控场。”喻文州眨了眨眼睛,装出不甘心的语气。

“喻文州你老实点。”叶修注意到喻文州露出一点吃痛的表情,挪了挪膝盖顶住他的位置,“——你就这么想听我再说一次?”

“手残想和你切磋两把,来吗?”喻文州笑。

“不来。”叶修答得很干脆,“外面那么多人等着呢,我还要脸。”

喻文州心知他是故意把那句话往别的方向接,也不点破。

两个人就保持着这种任何人看到都会浮想联翩的姿势,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先说话,就像高手过招,自己不动,等对方露出空隙破绽。

结果还是喻文州先有所行动。被叶修按在沙发背上的右手缓缓地动作,并非发自真心的压制很快就被瓦解。但他并没有逃离叶修的桎梏,而是将自己的手贴上对方的掌心,食指和中指小心翼翼地探入叶修的指缝,经过他的允许后才一根一根挤进去,修剪整齐的指甲轻轻划过叶修手指的侧面,伴随着一阵轻微细密的瘙痒,最终与他十指交握。

叶修在心里默默给喻文州打了个10分,同时开给他一张黄牌,理由是性骚扰对方选手。

但是没有办法,他就是喜欢做出这种小动作的喻文州。

与此同时,喻文州的左手穿过垂坠的上衣外套,抚上叶修紧绷的腰身,来来回回地轻柔摩挲,仿佛暗示着什么。左腿抬起,靠着叶修的大腿内侧缠绵地磨蹭,动作大胆奔放到叶修以为自己走错片场。

叶修看着喻文州含笑的眼睛,忽然明白骑虎难下原来还有另一种解释。

就在他想说点什么扭转气氛的时候,看似文弱的术士发动了温柔的反击。喻文州的右手抓住叶修的左手将他的身体往自己这儿带,左手也用力把叶修往下按,左腿更是狠命撞击叶修立着的膝盖。三个点同时发起动作,力学支撑结构终于崩溃,叶修整个人压在喻文州身上。

“我说你这是何必……”叶修被反将一军,挣扎了一下想起来。

他是真的担心压疼对方,下落的时候来不及调整姿势,谁知道哪里压到哪里。

可是喻文州不让,宁可像这样被他压着也不松手。叶修松开右手想把自己撑起来,喻文州干脆两只手臂环抱住他,好像要把自己揉进叶修的身体,既不说话,也没有轻笑,也没有叹息,用行动表明一切。

这情态几乎让叶修想立刻按着喻文州做一回。但是这样不对,这应该不是他的目的,叶修如此判断。

大概过了半分钟,喻文州小声说。

“叶修。”

“叫你乱来吧。”

叶修扭了一下想起来,喻文州的手在他腰后划了一下,叶修立刻又不敢动了。

“我说……”

“你轻了。”喻文州的下巴抵着叶修的肩,说话的声音那么近。

叶修看不见他的脸,只觉得耳根慢慢热了起来。到底是为什么呢,他也不知道。

“嘿,瘦一点不好吗……”

就算明白他什么意思,但还是顺着字面往下接。

这个动作与其说是求欢,不如说只是普通的拥抱,分别很久的两人再次相遇时的拥抱。一旦把握到喻文州的真正意图,叶修也就不急于解除眼下这个过于暧昧的姿势。

之前退役的时候走得很干脆,没有和他联系过;之后在总局集训基地遇见他,他也只是淡淡的感怀,微笑着说叶神你又回来啦。自从接手国家队的相关事宜,喻文州就很自然地以叶修的后辈兼下属的身份待在他身边,从来没有以恋人的立场问他为什么走得那么决绝,为什么突然又回来了,为什么什么都没有告诉他……不问,不代表他心里不在意。现在叶修才感觉到,喻文州也是有私心有小情绪的。他并不是除了手残就挑不出毛病的人,他也会有脆弱、柔软的一面。可是,他只会在自己面前表现出来。

只在自己面前。

说不感动是假的。并不是第一次察觉到这种差别待遇,只是太久没有直面,要思考要顾及的事太多,有些淡忘了这温柔、甜美却又带着苦涩和无奈的触感。喻文州实在是把心都交给他了,并不是想象中那样光滑圆融,也有崎岖棱角,破损划痕,但他不畏惧。恋爱的人最容易患得患失,害怕被轻视被抛弃,可喻文州却像是浑然不觉,始终故我,说到底只因为三个字。

我愿意。

不过,感动之余叶修没忘记今天的正事,他俩这个姿态也实在过于亲密有失仪态。感觉喻文州圈住自己的力道好像松动些了,叶修轻手轻脚地支起身体。

再抱下去就要借个熨斗了,叶修刚打算这么说,就感到脑门上被轻轻击打了一下。

“……这又是什么新玩法啊喻队?”

他无奈地偏过头想闪到一边,可喻文州追上来不肯放过他,又敲了几下,神情意外地孩子气。

“晕眩效果5秒。”

“计数完了解释一下好吗?”

喻文州笑了。

“术士普攻,用法杖敲人。”喻文州好像觉得这个很好笑,“他们说那次单挑我敲掉你半管血,听上去像打地鼠一样。”

“散人用普攻撂倒术士还不是半分钟的事。”叶修也露出平时的笑脸,“哦不,要看你血条还剩多少。”

“多也不够。1叶=3.8喻。”

叶修早就习惯喻文州拿这个点自嘲,只是数据库更新了一下而已。

“慢有慢的好处,你别不信。”

“话说我们是不是……差不多了?”喻文州说。

“这不是等你读条完。”叶修哑然失笑,“省得你又说我利用职业优势。”

“得快点了。”喻文州松开手臂,“这个样子被看到真要出事。”

叶修就等着他解除临时特别状态,这么一松手赶紧起身坐好,听他这么说又觉得好笑。

“现在知道不好意思啦。”

叶修一边低头捋平袖子,检查外套和衬衫上有没有留下明显的褶皱,一边嘴上不留情,非要嘲讽两句才舒服。

“我觉得你今天简直不对头。以前怎么没看出你这么热情。”

喻文州从沙发上坐起来,不忙着反驳,先甩甩胳膊动动脖子。说实话腿被压得有点僵,但他不会露出来,这也是自作自受。

检查整理完自己这边,喻文州抬头去看叶修。

“叶修你听过一个词吗?”

“什么?”

“行走的R18。”

“…………文州你跟小戴学坏啦?”

“没。沐沐告诉我的。”

“…………”

叶修想他是不是应该找张新杰取取经,有些事还是得管管。

喻文州露出狡黠的笑容,又一次将手伸向叶修。

“要说王霸之气,其实只要穿得不那么整齐,就不会给人严肃刻板的印象了。”

叶修这次没闪,也没抓他的手,就想看看他到底想干什么。

结果喻文州一边说着话,一只手松开叶修皮带上的扣眼,一只手探进叶修的外套,径直往腰那里摸去了。

这下叶领队不干了,当场拍出一张性骚扰的红牌给喻队长。

“喂喂喂!严肃点!现在可是工作时间。”叶修边叫边挣扎起来。

“我知道啊。”喻文州歪过脑袋,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我就帮你改下衣服的穿法。扎这么紧你也不习惯吧?”

“我看你的眼神可不只是这个意思!”

“可我真的只是这个意思啊。”

喻文州把手指伸进叶修腰那儿的裤沿,没了皮带的束缚手掌很容易就滑进去了,贴着衬衫的下摆一路往下摸。就算没有之前那一出叶修都会痒得受不了,何况现在。

叶修忽然想起喻文州之前那两句教人脸热心跳的告白,陡然间明白了什么。

“我靠你什么意思……!”

叶修不停地扭动身体,竭力忍住想笑和想逃跑的双重冲动,一边没形没状地抱怨。

“你是不是早就想好了……要这样……哈啊……嗯……!”

喻文州也是坏心眼,没让叶修脱外套,就着这个模样直接把手伸进去,把他的衬衫下摆翻出来。这么个做法与其说是偷懒,不如说是找借口进行亲密的肢体接触,考虑到这一层就很难教人不多想,更何况本来就有点什么的两个人之间。

叶修又痒又有点别的感觉,喻文州的两只手在他腰两侧慢腾腾地摸啊摸啊,折磨得他快疯了。

“你快点行不行……啊啊…………靠……回去干到你叫不出来!”

“好啊。我等着你把我做到叫不出来。”

喻文州笑笑地说,终于把衬衫下摆全部从长裤里抽出来。

“认识这么多年我都不知道原来你这么怕痒。”还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补了一句。

喻文州的手一拿开叶修就觉得压力小了很多。行走的R18,用来形容这个人也不是全无道理。

可是,叶修忍不住在心里哀嚎,喻文州平时不是这样啊,今天是吃错药了还是拿错剧本了?

“不是怕痒。”叶修反驳。

终于还是忍不住跳起来,走开几步,和某人保持距离。

“你这个人………………”他顺了顺气息,看着喻文州半天,几句话到了喉咙口又咽了下去,“……简直没法说。”

“直说我调戏你好了。”喻文州笑道,“难得有机会调戏叶神,怎么能放过呢。”

叶修表示心很累。

喻文州知道玩得有点过了,没有立刻起身走过去。两个人都冷一下比较好,他明白的。

先前也是一时冲动,面对叶修总有许多感情克制着压抑着,没法用直白的方式表达出来,那样既不符合他自己的性格,也不是叶修乐于接受的。早上看到叶修对着镜子整理衣服的时候喻文州才发现他瘦了。天天在一起所以觉不出来,就算有时做爱或者单纯一起睡也不会留意到。他们都很累,心里装着许多事,身上背着许多担子,以至于近在身边的人,都未必好好地看在眼里。

所以喻文州忍不住把叶修拉下来,用自己的身体感受他的重量。说起来也是矫情,还有各种心理作用,可喻文州觉得,和上一次叶修全身压着他的时候相比,这个人确实瘦了一些。

又是微妙的沉默。

叶修没有生气,喻文州也知道他没有生气,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但就是忍不住想单独待一会儿。

进门之后好像都是喻文州先手,叶修觉得这样不对。他在心里数了十下,转身对喻文州说:

“这样就行了?”

喻文州反应很快,应该也是自己调整过来了。

他点点头,走到叶修面前。

“这样比较像你平时的样子了。”

“我在你心里就这形象?”

“这形象哪里不好了?”喻文州反问。

叶修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喻文州又打量了半天。

“好像少了点什么。”

“烟。”叶修抬手,做出一个夹着烟的手势。

“这里不能抽吧?”

“拍照的时候摆个样子。”

“会不会误导青少年?”喻文州眯起眼睛思考起来。

“不行就不用呗。”叶修说,“反正也不是只拍一组。”

“那我们出去向他们借根烟。”

“哦。”

“然后就……”喻文州端详着叶修,很自然地又挨近了,“这样差不多……这里,嗯……”

叶修看着他的手在自己身上点来点去,不知道还要怎么改变形象才够。

“这里吧。”喻文州终于找到了突破口,手指落在叶修的领带上,“系得太严实不行,歪了也不好看,重新弄一下吧。”

叶修挑挑眉。

“还来?”

“这次很快的。”喻文州笑答,手上已经开始解领带了。

叶修觉得有点不爽,也伸出手去解喻文州的领带。

“你这是干嘛呢?”喻文州问他。

“给你也改改。”叶修无赖地笑。

喻文州哭笑不得。

“我又不用改,这样就可以了。”

说归说,叶修听不进,喻文州只好由着他玩,最多自己再打一遍。

喻文州解开叶修衬衫最上面的纽扣,用手弄了几下让领子不至于太硬挺,而是稍微耷下来一点。他拿着领带在叶修身前比划了一下,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然后按照不那么工整、严实的感觉去系领带。

叶修本以为自己不会打领带,看着喻文州的动作学了几步之后竟然感觉有点熟悉,再一想搞不好是小时候被逼着学过,在不知道的时候手指记住了那个动作,也许这就是天赋的表现,被动技能真是甩都甩不掉。不过叶修到底没有喻文州手熟,喻文州好了他还没好。

系完领带,喻文州又调整了一下衣领、前襟等各个地方,眼神专注,完全没在看叶修本人。

“不过这里,要当心点。”

他用手指点了点叶修脖子上的吻痕。

“幸好是这个位置,领子放低了也不会拍到。”说着,露出一丝歉疚的表情。

叶修知道喻文州是在懊悔自己太乱来了,没算到之后的工作会变成这样。就算队里有几个人知道他们的关系,大喇喇地表现出来太张扬了,这样不好。

“拍到了也可以P掉吧。”叶修无所谓地说。

“注意形象啊叶修大神。”

“没事的。”叶修抽手弄了弄衣领,“早上你咬得比较靠边,这样应该拍不到。”

喻文州退后几步,试了几个不同的角度,确定看不到,这才安心。

“我咬你不就没这事儿了吗。”叶修笑,继续给喻文州打领带。

喻文州忍不住笑了。

“要不你现在补一个?”

“不了,今晚一次结清。”叶修优哉游哉地说。

“嗯。”喻文州非常自然地接受了。

叶修在他领口折腾了一会儿,喻文州一直微微抬着头,不躲闪也不害羞,这个样子看得叶修忍不住想逗逗他。于是叶修学着喻文州早上的做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解了他的扣子,侧过头挨上去。喻文州也没料到他这时候突然亲昵,嘴角滑过一丝苦笑,乖巧地仰起头,把脖颈上的大片领土送到叶修嘴边。

这个小动作戳得叶修心里又甜又暖。他只是很轻地在喻文州脖子上啄了几处,并没有留下痕迹,没多久就放开了。喻文州有点迷糊,但没开口问他。

过了一会儿叶修终于也好了。他用手指夹着领带从上往下捋了一遍,然后把领带夹卡上去。

“手生,打得不好看。”

这意思是叫喻文州看到照片别介意。

“没关系。”喻文州笑着回他。

“我得借你一句话。”

“啊?”

“‘我系上的领带’……”

“只有你能解开。”喻文州接上他的下半句,话音此起彼落,严丝合缝。

他们看着彼此,露出你懂我懂、心照不宣的神情。

“回去吧。”

“好。”叶修说。



喻文州离开休息室的时候没忘记把门上的牌子翻回来。

现在是“可以进来坐”的状态。小黑屋.avi挺好的,选对人的话。

这场地也不复杂,又是玩惯第一视角网游的人,当然不至于迷路。

回去的路上他们又看到那只黑猫了。王杰希蹲在布景旁边的空地,那只猫很亲热地围着他的腿转来转去,咪咪的叫声听上去很高兴。

叶修见到这场面就忍不住要去撩王杰希,被喻文州眼明手快拉住了。

“我们已经晚了。”他说。

叶修没办法,只好放过这个机会,眼睁睁看着那只黑色的小家伙一个纵身,跳进王杰希张开的双臂,伸长了脖子在他怀里猛蹭。

“靠!吃豆腐啊这。”见此场景,叶修忿忿不平道。

“连猫的醋你都要吃吗。”喻文州笑他。

“不过大眼真的很适合猫啊。你说他退役了会不会养猫?”

“会吧。可能会养两只。”

“为什么?”叶修好奇地问。

“微草不是双魔道吗。”喻文州摇摇手指,故作神秘。

“哎哟文州,你这是跟我学坏了啊!”

“谢前辈夸奖。”喻文州也不跟他客气。

两个人接着走,陆续遇到其他选手。楚云秀和苏沐橙坐在一旁休息,李轩从哪儿拿来三瓶饮料,递到楚云秀面前让她先选。方锐窝在一个角落里玩手机,笑得贼兮兮的,大概是看到微博上什么好玩儿的东西。周泽楷一个人坐在一套布景旁边,眼神放空,看起来心不在焉。可是叶修和喻文州从旁边经过的时候他竟然朝他们点头致意,说实话叶修有点吓到了。黄少天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好像能看到他的身影,但是捕捉不到准确的方位,跟团赛里的夜雨声烦似的。

一路走过来,喻文州判断其他几组应该也在休息,搞不好就他们这组没进展,心里有些在意,加快脚步往回走。

结果还没走到呢,一个人坐在拍照的沙发上冲他们喊:

“怎么去了那么久?孩子都有了吧?”

“是啊,一发入魂。”喻文州笑笑,面不改色地上去接话。

“唷,霸图的二货过来探班啊。”叶修说,听语调也是来劲了。

张佳乐神气活现地坐在沙发正中,他左边的张新杰捧着一个茶杯和托盘,表情有些忧愁。

忧愁的原因在于,拍摄组带的另一只猫好像对他很有兴致,趴在沙发扶手上不肯走,尾巴略微提起,弯成一个毛茸茸的大卷。

“唷,还来了一位小客人啊。”

叶修走过去,伸出手想逗那只猫。小家伙见他过来了,嫌弃似的爬起身,想走到沙发背上去,却一个不小心跌到沙发上,也就是张新杰的屁股旁边。

“哈哈哈老叶你看看你!连猫都嫌弃你。”张佳乐才不会客气,一张口就笑话叶修。

叶修看张新杰坐得这么僵,绕到背后去逗那只猫玩儿,一边扑腾一边说:

“你怎么过来了?全拍完了?小肖呢?”

“没呢。一组好了,休息。”

张佳乐回过身,两人一猫欢快地打闹起来。

“肖时钦好像和孙翔去旁边说话了。”张佳乐说,“也不知道他们还有什么好说的,都分开一年了。”

“毕竟同队过。”叶修心无芥蒂地接口,和猫玩儿得正开心,“你管他们说什么。”

“老叶你真大度。”

“手下败将无足挂齿。”叶修扬起脸对他笑。

“我去!要点脸!”张佳乐怒。

喻文州没跟着一起闹,而是先看了看他们组的工作人员。助手都在,机子也开着,气氛很放松,不知道他们不在的时候有没有商量出什么好的方案。

张新杰靠着沙发的最左边,叶修张佳乐就在旁边闹他也不躲,好像在想心事。喻文州打量完一圈,过来想跟他说说话,走近了才发现杯子里居然有水。

“不是说道具吗?真的放茶进去没关系?”喻文州低下头问。

“没水的话手感不对。”张新杰抬头看他,“重量感,还有摇晃的感觉。”

“嗯也对。”喻文州点点头。

他们毕竟是竞技选手,不是演员,要张新杰拿着个空杯子摆出一副里头有水的样子,确实为难他了。

“水?”喻文州又问。

“红茶饮料。”张新杰眼神动了一下,“能喝。”

“那就好。拍的时候注意。”

“不会洒在身上的。”

结果是怕什么来什么。

张新杰喻文州这边刚在说拍照的时候要当心茶杯里的液体,张佳乐那边追着那只猫,斜着身子冲过来,两人的胳膊撞到一起。

“哎!”

那只猫从大魔王叶修手下奋力挣脱,逃到沙发边缘英勇地一跃,跳到地上三两下跑没影了。

张佳乐那一冲却是差点摔到地上,跟这相比,张新杰手里的茶翻出来弄脏西装都不算个事儿。

好在这样没谱的悲剧并没有真的发生。喻文州速度不快但卡位准确,生生拦住张佳乐没让他真的冲过头摔到地上。张新杰的平衡感更是极好的,茶水一滴都没有洒出来。

“你看看你,差点闯祸。”叶修在背后幸灾乐祸。

喻文州眼睛看着张新杰那边,人却是抱着张佳乐。

“没事吧?”这是问两个人的。

“没事。幸亏你在。老叶个靠不住的。”张佳乐说。

“没洒出来。”张新杰说。

喻文州扶了一把,张佳乐站起身,正要对叶修发作,这组的摄像师来了。

“哦,你们回来啦。”

那人先走过去,把叶修上上下下打量了三个来回。

“嗯,这样可以了。”

“对了我得借根烟。不抽,当道具用。”叶修还记得这事。

“行。等下拿给你。”

张佳乐看这边的摄像师回来了,打个手势转身跑路,总不能留在这儿妨碍他们工作吧。

摄像师又去看喻文州,和他旁边的张新杰。

“很好。”他说,朝一个助手打响指,转过脸继续对喻文州指示道,“你等下就拿个笔记本,放在腿上竖着翻开。”

“好。”

叶修走到前面来,看了看沙发。

“小肖有道具吗?”他问。

“刚才试了下,不需要。”摄像师说。

“那就等他了。”

叶修刚说着,肖时钦和孙翔一道从一堆架子设备后面走出来。

肖时钦见叶喻两人回来了,神色匆忙,加快步子往这儿走。孙翔脸色不太好,领带也系得不太齐整,要是换一种服装风格没准更适合他。他没立刻走开,而是犹犹豫豫地望着这边。

喻文州对上孙翔的视线,只是温和地笑了笑。叶修并没有特别的表示,也没有嫌弃或是避让的意思。最后好像听到有人叫他叶哥,转头去看已经没影了。

“人都到齐了啊。”叶修说,“先坐一下看看?”

摄像师见他指挥起来了,也没干涉,而是站到一旁观察。

张新杰依旧坐在沙发的左边,从叶修这个位置看是右边。喻文州从助手那里接过联盟定制的十周年纪念笔记本,看了一下,在沙发的另一头坐下,中间空出来的位子就是叶修。肖时钦不太肯定地站在张新杰斜后方,一只手搭在沙发背上。

“这样不行,得改。”叶修一脸老到地说。

摄像师没说好也没说不好,默默走过来递了一支烟,当然不会帮他点着。

喻文州、张新杰和肖时钦都看着叶修。其实他们也没头绪,坐法上有什么讲究。构图的中心显然是叶修,别的再怎么改,这一点不会变。

叶修静静地看着他们,心里拟出各种座次布局。一下子所有的人都在等叶修指示,好像他才是这一组的老大,有权拍板的人。

叶修抬起手刚要叫张新杰的名字,那只猫又回来了。

“哎哟。”他的口气很乐。

那只猫鄙夷地看了叶修一眼,施施然走到张新杰脚边转了两圈,然后一蹬腿,爪子扒住沙发的表面材质,爬上了左边的扶手。

“你们还真不心疼沙发。”叶修对摄像师说,“这猫能拍进去吗?”

对方很肯定地回答他,能。

“我看这只猫很喜欢小张啊。”

叶修用左手夹着烟,右手指挥起来。

“这样,张新杰,你和喻文州换个位置。左边的扶手太陡了,我怕那只猫在我们拍的时候又掉到沙发上或者掉地上。你们换换,这猫也安全点。”

张新杰听完他的理由,默默起身。喻文州也站起来,两人交换了一下位置。

而那只猫,也真的跟着张新杰的变动跳到沙发座上,跑到沙发的另一头,准备跳到扶手上。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跳了几次跳不上去。张新杰微微皱眉,把茶杯和托盘放在留给叶修的位子上,两腿并拢,膝盖抵着沙发边。见他这样,喻文州露出一个柔软的笑容,尔后将视线投向叶修。

“哦。不愧是联盟第一奶,心地纯洁,品格高尚。”

张新杰并没有抱起那只猫直接帮他爬上去,而是让出自己的大腿给它当垫脚用。

那只猫很快就会意了,爬上张新杰的腿,然后再一蹬一抱,轻轻松松爬上扶手。

众人都看得有点懵,没见过这样对猫的。这几个人,该怎么形容好呢……

叶修才不管别人这么想,又开口指挥起来。

“小肖,你也动一下,大概半个身位格——”

“叶修。”喻文州叫了他一声。

“哦不。”叶修马上改口,“你就站到我和新杰之间,两个手都放上来好了。那边椅背太高了,把你人都遮住了。”

肖时钦觉得很有道理,也照做了。

叶修转头对摄像师做了个手势,走上前,在整张图最显眼的空缺处坐下。

这个举动也是重要的信号,所有工作人员都各就各位。

摄像师站在机子后面,不停地发出指示,有些是给他们的,有些是给工作人员的。

叶修坐稳之后先开了个嘲讽。

“左拥右抱,齐人之福。”

肖时钦听到这话,脸有点僵。

喻文州把笔记本摆好,稍微偏过身体,作出一副纯良精英的样子,用很小的口型说:

“你这是性骚扰。”

“你才是性骚扰!刚才,休息室。”

肖时钦又僵了一下,在心里给自己点上一排蜡烛。

张新杰没有加入他们的抬杠,而是研究怎么端着那个杯子可以看上去比较……不严肃。

那只猫懒洋洋地趴在扶手上,一会儿抖抖脑袋,一会儿朝肖时钦亮出爪子。

“都是你不好啊。”叶修还在撩菜,“都是小张你太严肃了,才会折腾出这么多事。”

“你也很烦你知道吗。”

喻文州顶着温和可亲的笑脸,嘴上却越发刻薄起来,一个劲地回护张新杰。

“谁都有第一次。而且明明是你不对,你拍照经验最少,没法融入我们。”

“我那是真人不露相。”

“我看是见光死吧。”

“我和小周比也不差。”叶修抬起左手,手肘撞了一下喻文州的后背。

“君莫笑那一身混搭简直是原型师的噩梦你不知道吗?”喻文州眼睛看着前方,手上翻了一页,继续淡定地摆造型。

“靠你居然质疑我的审美……!”

“不我知道你只看好不好用。”

“那你还要嘲我!”

叶修嗓门没控制好,那只猫抖了抖耳朵,抬起上半身看着他们俩。

“……”

“……”

“拍照啊,大家不要吵。”肖时钦小声打圆场。

四个人都安静了。

一时间,只能听到各种设备运作的声响,还有其他组的谈话声。

那只猫咪咪叫了两声,用爪子挠挠脸,然后爬到离张新杰更近的地方。

“糟了……”张新杰低声说。

“嗯?”这个是喻文州。

“洒了?”叶修没转头看,他猜的。

肖时钦站在他们背后,当然知道不是。

“不小心喝完了。”张新杰的语调太平静,一点都听不出“糟了坏事了”的紧张慌乱。

“……”

“……”

“……”

其他三人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最后还是叶修拿出身为前辈的决断力。

“让张佳乐给你买。”

“为什么要让他去买?组里有。”

叶修差点绷不住两手鲜花的人生赢家脸,喻文州在旁边小幅踢了他一脚,这才保住叶修大神·叶领队·荣耀教科书的招牌嘲讽脸。

“因为他喜欢你啊!”停了三秒,叶修压低嗓门说。

他真的头一回想在三次元里用文字泡淹死一个人。

也许让百花缭乱放烟花告白也不错?!

以及,叶修其实憋了半句话没说出来——

其实你也喜欢他啊,当我们是瞎子看不出来吗?!

为了表达这种旁观者的郁闷,叶修用手肘蹭了蹭“我们”中的另一个人。

喻文州依旧保持住没有破绽的坐姿和笑容,从镜头里根本看不出他现在的真实心情。

“拍完再说。”

喻文州队长下达了这一天里唯一的命令。


评论 ( 10 )
热度 ( 13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