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心传心

我对你 你于我 无需说出口

© 以心传心 | Powered by LOFTER

【叶喻/心脏组】拍摄前后(尾声)

写了一下收尾,依然是甜甜甜

这篇文能有那么多人喜欢我很意外,也非常开心,谢谢大家

完整版 点我

今天写不动了……明天补一下全文彩蛋和我自己特别中意的部分

------------------------------------------


万幸的是,他们拍完这一组就通过了。

摄像师打出结束手势的时候,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肖时钦直起身,甩甩手臂捶捶腰,脸笑得有点僵,他抬手揉了揉腮帮子。喻文州轻轻叹口气,啪地一声合上笔记本,疲倦地揉了揉睛明穴。叶修也放下之前的架势,慵懒地靠到沙发背上,把烟塞进嘴里,没点着就先叼在嘴里过个干瘾。只有张新杰,始终挺直了腰,好像一点也不觉得累。

摄像师走到他们面前说:“大家过来看下片子,没问题就过了。”

这边说着,一个小伙子走过来,作势要收走茶杯和托盘。张新杰看着对方愣了一下,然后才把茶具交给他。那年轻人露出无奈的表情,低着头离开了。

叶修忍不住嘲张新杰。

“这么喜欢就自己买一套呗。”

“不是喜欢。”张新杰没什么语调地说,“拿着才能找到拍照的感觉。”

“他是看你一直端着太累了才收走的。等真的需要的时候再给你。”喻文州很自然地加入他们的对话。

张新杰点点头。主要是,在他的意识里,他们这组的拍摄工作还没有完全结束,所以他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这么快来收走道具。

其实张新杰也不是完全没想过让张佳乐倒满茶这个可能,不过眼下都成了纸上空谈。

喻文州和张新杰起身去看样片,肖时钦也跟了上来,只有叶修还赖在沙发上不动。察觉到这点,喻文州回头看了他一眼。

“这就累得不想动啦?”语气里带了点嘲弄和挤兑。

“上年纪咯。”

叶修假模假样地回他,挺身坐起,把烟拿在手里。

“这才第二组。还有两三个主题等着你呢。叶神行不行啊?”

“不行也得行吧。”叶修无所谓地说。

他慢腾腾地站起来,伸了个懒腰,顺手理了理西装。

之前被喻文州抽出来的衬衫下摆就那么垂着,差不多盖住一半大腿,领带也系在一个不高不低的位置,这幅模样说好听点是“随性不羁”,说难听点是“落拓懒散”,完全没有男人穿西装应有的英气、挺拔、郑重。

喻文州当然不知道叶修在心里给他的表现打过分,他只觉得叶修现在这个样子非常微妙:吊儿郎当、不那么正经,王者气势是没那么强了,反而有种让人想调戏甚至欺负的感觉。不过,要是谁真的想调戏叶修,吃亏的恐怕还是他自己。

喻文州没有和张新杰肖时钦一起走,而是停在原地等叶修。叶修很识趣地迈大步子,只是很普通地递个眼色表示我知道了,到了他们俩身上也生生弄出眉目传情的效果,所幸旁边没人注意到这个细节。

待叶修走近了,喻文州含着笑意微微点头,并没有说什么,相当自然地就让他走在前面。由于这个小小的等人动作,叶修和喻文州走到机子旁边的时候其他人已经开始看样片了。

“……这张挺好的,那种感觉完全出来了。”摄像师正说着话,抬头看到他们俩,立刻转过话题,“调整得不错,没有白等那么久。”

“呵呵。”叶修把烟夹在手里玩,脸上写着“小事一桩”。

“去得久了,不好意思。”喻文州为两人的迟延补了个道歉。

“没事。行程也没那么紧,这组确实难拍,我料到了。”摄像师对他们笑笑,好像对成品很满意,“和最后的效果相比,那点时间不算什么。”

礼仪尽到了,喻文州凑到显示屏前面想看下四个人努力的成果,肖时钦自觉挡住他视线了,不等有人发话就往旁边移了半个身位。张新杰也让出点地方,方便叶修过来看。

“小肖站这儿挺合适的。”叶修说。

“四个人的着装稍微带点差异,看起来不会严肃刻板。”摄像师说。

“还好都加了道具,不然多怪啊。”叶修感慨。

“后宫妃子照。”喻文州在旁边补刀。

“猫,”张新杰没什么感情地插话,“留着真的没关系?”

“挺好啊。有点人情味。”摄像师抛出他的主张。

“啧啧,貌合神离的四个人。”叶修继续开地图炮,不惜把自己也算进去。

“战术大师本来就要这种感觉吧……”肖时钦弱弱地反驳他。

“暗潮涌动的氛围表现得很好!”摄像师非常直白地夸赞他们,“既保留了高智商、头脑派人士的精英感,也做出了相互之间暗暗较劲的感觉。”

“那是。”叶修意味深长地笑。

“确实是‘暗暗较劲’呀。”喻文州又祭出人畜无害的笑脸。

肖时钦听着默默叹气,连不懂人话的猫都察觉到了,那还能叫“暗暗”较劲?

接着摄像师又翻出另外几幅样片给他们看,既是展示成果,也是让选手们过目下看看有没有问题。战术大师又不是广告业圈内人,只能用外行的眼光品评感受。除了叶修偶尔调侃一两句,基本上是一致好评,连肖时钦都感叹这几张照片氛围捕捉得好,喻文州则笑着称赞张新杰的敬业精神。

五个人把所有的照片都拉了一遍,确认没有什么特殊情形导致照片不能用,这才真的放松下来。

无论是喻文州还是张新杰都有点担心需要返工加拍,谁叫他们四个真的是第一次拍组合照。叶修拍照经验少不假,他们同样没把握这样的主题应该拗什么姿势摆什么表情,就算摄像师说不行再来也是预料之中的。

摄像师转身拍了拍手,向组内所有人宣布这个主题OK,休息十分钟。

张新杰走到一边,拿出手机翻查接下去的安排。肖时钦有点放空,走了会儿神,然后开始想自己接下去该干嘛。

喻文州也拿出手机,但不是看行程看时间,而是刷微博收短信。一开客户端,果然跳出来一串转发@,源头是黄少天的一条图片微博。刚才他们四个都太专注了,没人发觉黄少天躲在堆起来的箱子后面偷拍他们工作中的场景。

“少天这小子,要拍就光明正大过来拍啊。”叶修凑过来看喻文州的手机。

“场上场下都是机会主义者,习惯了。”

喻文州笑笑,翻了下转发列表,在比较中间的地方看见了张佳乐。

“我看看我看看。”叶修下巴抵着喻文州的肩,右手点了点屏幕看转发详情。

“‘我霸图的牧师就是这么庄严肃穆’……”叶修小声念出张佳乐转发的话,“这家伙喊口号呐?教百花粉丝看到又要烧手办了。”

“不至于吧。”喻文州的口气有点担心。

“恨比爱长久嘛。”叶修说。

喻文州没吭声,操作几下默默退回去。

“你不转一条?”叶修问。

“写什么?”

“随便什么?”

“‘叶神左拥右抱,坐享齐人之福’可以吗?”喻文州笑着问他。

“那你还不如写‘叶皇和他的妃子们’。”

“这不行,影响不好。”喻文州说,“就算我没关系,张新杰和肖时钦那边也不行啊。”

“随便讲讲。那就照你说的写呗。”

喻文州正码着字,眼角余光注意到前面走过来两个人。

“前辈。”周泽楷安静地说。

“哦,你们也拍好啦。”叶修爽朗地开口打招呼,眼睛却是看着他身后的孙翔,“怎么?接我还要两个人?下一个主题是什么?”

“五圣。”周泽楷说。

“幸好老韩没来,不然十有八九会被要求摆奇怪的造型。”叶修和喻文州分开,走到周泽楷那边,“他那个人特别较真,万一吃了NG大家都不好过。”

“嗯。”周泽楷回忆了一下和韩文清一起拍广告的经历,点头附议。

孙翔一直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看着叶修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叶修既不去撩他,也没有摆出拿他当空气的样子。

三个人微妙地沉默了一会。

“那我先过去了?”叶修转头对喻文州说。

喻文州其实早就写好微博了,一直低头装死不掺和他们。既然叶修开口了,他也抬头做出目送领导的样子。

“别又去撩王杰希。”喻文州叮嘱说。

周泽楷动了动眉毛,想说王杰希和拍摄组的猫腻了好一会儿,现在心情超好,就算神T去撩他应该也没太大问题。

当然他没有说出口。

叶修朝喻文州笑笑,也没答应他不调戏王杰希,就挥挥手,跟着周泽楷和孙翔往另一处布景走。

“叶修。”喻文州叫了一声。

叶修回头看他。

喻文州抬手在领带这儿比划了一下。

“等你。”

笑容和往常一样温和。

可是在叶修看来,这个小动作太甜了。

甜得发腻。

叶修一边走着,掩饰不住嘴角的笑意。

拍个照而已,用得着这样吗?

他不禁自嘲。

可是他真的很喜欢,这样的喻文州。


 

End

评论 ( 17 )
热度 ( 180 )